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裝睡的人叫不醒 裝死的陰莖勃不起

每一件事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在閱讀哲學心理學家史賓諾沙傳記之後的我深切地相信。
 
約翰,33歲,憂愁的走進我的諮商室,一開口就說自己徹底的陽痿了。這是在他十八歲的時候發生的。當時他還是一個即將升大學的學生,那年暑假他那強烈的性慾淹沒了他,每天除了吃飯就是自慰,不斷的自慰讓他對性產生了無比的上癮,房間內充斥著成人片及用過的衛生紙,一整個暑假幾乎就沒有斷過。(延伸閱讀 : 陽痿的求助,怎麼讓小弟更硬挺 ) 
 
大學後認識了第一個女孩,打從心裡覺得有機會,不是愛對方,而是終於可以真正的實踐「做愛」這件事,於是追求她,直到和她發生關係。約翰清楚的記得那個午後,他看見了真正的乳房及女性的陰部,那是他夢寐以求的,但他卻沒有刺激感。他覺得女孩怎麼沒有成人片中的激動及淫蕩,她只是躺在那裡默默地迎接著他的給予。這時,他的那個(性器官)居然沒反應,完全沒有,不管他再怎麼搓它,它就是垂在他的兩腿之間一動也不動。
 
第一次如此,第二次依然如此,之後他再也不敢與這女孩約會了,而這女孩也消失了,確切來說應該是兩人都受傷了,都不願再回到那受傷的情景中再來一次。而約翰從此開始了他不舉的性生活尋醫之旅。
 
回到諮詢室,我問他:有晨勃?沒有。
自慰可以?不行。
再想想,有沒有是可以有反應的?完全沒有。
你再仔細想想?你要我說,我只能主觀地說「完全沒有」。是的。約翰當時就是這麼回答我的。
 
約翰的就醫經歷亦是如此。這麼多年他一直在找尋可以協助他的醫生。每每醫生問他整個性生活的狀況,他就如前述一樣的說,唯獨只有一次經歷是在五年前他去看中醫,中醫師給他吃一種補藥,吃了兩天居然就像正常人一樣能勃,開心了兩天後又恢復沒反應,他認真的認為這只是奇蹟,只是偶然,然後又相信自己一定是壞了,需要的是明確的治癒方法。
 
西醫師給他做過無數的檢測,包括抽血男性激素及其他相關的激素等等數據檢測,都正常,陰莖的充血超音波報告也正常,但在他接下去不敢再與人發生的自慰經驗中,事實上就是不能勃起。
 
「你給我錯誤的訊息,我就給你錯誤的答案。事實上是誰有閒工夫實際去操作證實你究竟有沒有功能?尤其是性。」約翰的成就就是這樣,每次就醫就先述說一次他如何的不行。不管醫生如何引導想要給他一點信心或治癒的希望,他總是拒絕,最後還會加上一句,我不想欺騙別人,我是真的主觀沒感受到它有任何的勃起。當然,醫生只能就你的主訴給你適當的建議,不會去保證任何一種方式一定沒風險、一定能好,因此,所有的答案就依照他述說的發展:只能做人工的。
 
是的,只能做人工的陰莖。為什麼他不直接去做?因為他還不死心,還在尋找其他的方法,因為他打心裡還是覺得「手術」這是件可怕的事實。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仍相信他所說的。進入檢測室,約翰的狀況沒他說得如此糟糕,在隱約的儀器震動下可以明顯感受它慢慢有感覺變化的陰莖,這在我的治療經驗中表示是有可能挽救的,結果出爐:是有感覺的,只是較遲頓。但是約翰執意沒有任何變化,他覺得他的陰莖是徹底地死了。
 
裝睡的人叫不醒,最後他選擇是考慮。我尊重,但我相信,大腦決定一切。如實去做不一定能好,但不做一定好不了的事實。如果腦袋呈現就是治不了,那不管別人再怎麼幫助,都是枉然。我們就讓他繼續尋醫,繼續裝睡吧,別吵醒他的夢!
 
作者簡介_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童嵩 主任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台灣男性性醫學會  永久會員
國際性醫學會 ( ISSM ) 會員 
商業周刊、TVBS、壹週刊、 臉紅紅、媽咪拜 兩性專欄作家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暨 第七屆傑出校友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著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