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瞎猜與腦捕…是遠離性愛的最佳拍檔

吳恫還是個大學生,小時候家中經濟條件不佳,還未出社會的他就一直給予自己很大的期許,希望畢業能盡快找到收入不錯的工作來照顧家人。
所以在高中開始,課業壓力一來,他就找了一個可以快速紓壓的方式,就是不斷的自慰,在連續射精中來稍微抽離現實。
這造成他在性愛中不知道如何控制,在大一性愛初體驗,很快就忍不住釋放精液。
原先他不以為意,因為問了好友說多幾次經驗後自然就會好轉,可是從大一到了大四,他依然原地踏步,於是他認為以前的連續自慰害了自己,就再也不敢自慰了。
跟女友的性愛則是維持他一天多次的模式,倒不是要發洩壓力,而是因為早洩就想用次數來彌補對方。
 
「用次數來補償對方,是女友主動說的嗎?」
 
「她也沒有說過,是我這麼認為的,因為女友很內向。」
 
聽完吳恫的性史和內心暗自記下來他的兩性關係後,他首先要能做到「控制」,要能控制就必須要能掌握自己的感覺。
在訓練室裡,吳恫對於感覺的察覺能力相當的糟糕,除了用「二分法」區分為「有感覺」和「沒感覺」外,一但被劃分到「有感覺」就馬上進入自動化思考,「有感覺」就是「陰莖硬」就是「要射精」。
這是因為過去不良的自慰習慣和性愛的負向經驗所造成的,所以一旦身體有任何愉悅反應,他的心智就非常抗拒,甚至一點都不願去細細體會各種刺激會帶來任何的真正反應。
因此,我派給他的功課除了練習減敏和嵩馥九大按摩的基本功之外,就是要認識自己的身體,撫摸自己的身體,認真的去感受每吋觸摸後肉體帶來的後續回饋。
 
訓練初期,吳恫只要摸到自己的身體就很緊繃,殊不知肌肉必須要在放鬆的情況下才能真實去體驗舒服的感覺,而這種肢體的舒服感是不會讓人有射精感的,我要他認真體會來打破他原有不恰當的自動化思考方式。
因此在課程中我不厭其煩的帶領著吳恫做呼吸放鬆,在呼與吸之間緩和身體緊張以及內心情緒,去接納有感覺是很不錯的一件事,建立一個全新的認知行為模式。
 
在接下來的幾個禮拜,吳恫認真操練、力求完美的學習下,派給他的功課都有如期達成,可是為什麼後來課題他卻沒有完成?
因為躊躇不前阻擋了他的前進。
「我自己也不清楚,一直瞞著小女友來上課,兩個月來只有最近一個星期才有兩次的口交經驗,龜頭的敏感度確實在訓練中少掉很多,但是一上下套弄,我就很擔心。
這可能是源自于我過去的經驗,一想到進入陰道刺激沒多久就會出來就遲遲不敢做愛,害怕面對訓練效果的驗證及擔心發生性行為後又要一夜多次去彌補對方...。」吳恫坦承內心的恐慌與壓力
 
在咨詢中,藉敘事的方式,他開始回想與歷任女友在性的過程中很多都是瞎猜或是自己腦捕的想像,並一廂情願地認為在性中男人就是要像A片中的男人一樣能滿足女人,如果做不到就是魯蛇。
因此我請他放輕鬆,一邊練習一邊好好地陪女友約會,並建議他可以在兩人世界的時候慢慢帶入一小點與性相關的話題,例如:兩人初次接吻的感受、喜歡他碰她身上哪個地方、用甚麼體位做起來最舒服...等等。
 
再次與他見面是在兩星期之後。
課程中只見吳恫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分享和女友的對話,他說女友剛開始很害羞,但談開了也就不避諱地互相分享很多過去,例如女友沒有覺得太快結束是個大問題,反而是這兩個月都沒碰她,這讓她感到很不安。
還有透過這幾次上課教導的潮吹技巧,讓他有機會在與她有幾次的性愛中都差點發生,女友形容,就是那種想尿又尿不出來的感受。
最後,我發現吳恫在分享的過程中心裡的擔憂終於漸漸散去,直至可以執行最後一哩路。
慢慢地動是真的跟以前不同了,而且放膽地做,女友也感覺到高潮的降臨非難事,為此兩人開心的不得了。
 
吳恫能有這樣的結果,除了健管師要敏銳地洞察修正他過去的不恰當的自慰方式之外,還要重新賦予個案對於感覺反應的理解,而面對性愛恐懼,最好的藥方就是面對面誠摯的溝通和雙方願意包容的愛與關懷。
 
作者簡介_ 本中心健康管理師_陳建臨

嵩馥( 上海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

台灣第一位男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