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下禮拜就要結婚了...該怎麼跟老婆說「我是快槍俠」?

很開心今天終於可以在陰道裡十多下了。」阿聰是一位超級快槍俠,真的是聽到聲音就放槍。今天已經是第五週的課程,他非常滿意這樣的結果。你們一定會反駁我說,「這樣有什麼好?不過才十多下。」但對阿聰而言,這已經是他有記憶以來最好的狀況了。
 
還記得阿聰第一次來會談,緊張到不行,聽說話的聲音都可以感受他強烈的顫抖,焦慮的神情仿佛是要進行一個不可能的任務,當我在解說中說到,性健康管理必須面對勃起的狀況,扎扎實實的練習才行,阿聰的雙手竟不自主的抖動,那驚慌失措的樣子,仿佛在祈求我放過他。最重要的是,阿聰說「我再過一周就要結婚了,怎麼辦,還來得及嗎?」
 
「應該是來不及了,」我毫不偽裝而且堅定地回答他,「如果你只是要立刻讓情況變好,也許吃藥或手術會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法,但是如果你要的是一輩子都性福,那勢必要花一段時間練。」在阿聰聽到,性福是一輩子的事,性事觸礁會造成日後更大的問題時,他毫不考慮地告訴我,他希望好一輩子,接受事實,進入訓練。
 
第一次進入課程,阿聰問我,「如果新婚夜真的在還沒進入(陰道)時就射了,該怎麼辦?」「就坦誠呀。」我毫不考慮地告訴他。性焦慮的來源是雙方,隱瞞或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進入訓練室,單純的只做早洩訓練就讓它不到10秒就放槍了。當時阿聰超囧,如果有地洞,我想他真的會鑽下去,但是我安慰他說這就是過程。
 
接下來的幾週阿聰訓練的很辛苦,畢竟陰莖太敏感是事實,心裡太在意對方的感覺也是事實,但我還是相信,努力練習一定會得到成果。
第六週時小娟和阿聰一起來,小娟那時已經是阿聰的老婆,我問他們如何度蜜月的?蜜月中有發生什麼事?小娟搶著說「我們結婚前就達成共識要一起面對任何問題,『早洩』就是我們共同面對的第一個功課。」
 
聽她這麼說,我心中升起一陣暖意,這是我這麼多年從事性健康管理工作中少見願意陪伴個案度過性障礙的女性。小娟繼續說「雖然蜜月時阿聰的狀況仍舊不好(畢竟才一星期),但我還是能理解的,而且也願意為這樣的狀況和他一起努力,只期待狀況能獲得改善,而且更好。」
 
「妳是如何努力的呀?」我問小娟。
 
「就動停呀。」小娟看了一下阿聰,「他說,當他想射精的時候就叫我別動,等到射精感覺消失時再繼續,可是通常效果不如預期。」小娟說。
 
「為什麼?」
 
「因為很容易控制不住就射出來了。」
 
他們的性生活到目前為止都不算滿意,因為當阿聰進入時,他很明顯感到立刻想射精,但控制後,下一次想射精的衝動又比第一次快來,很難控制,加上老師又說不能射,他們就完全停下來,兩人就這樣插入著乾等,直到陰莖完全軟下來才能再度進行,這樣的經驗一再重複,變成惡性循環,時間一久,很難有什麼正面的性感覺,於是練習成了一件苦差事。
 
學習控制射精的方法是夫妻共同的責任,需要雙方花時間練習,彼此回饋。增進控制的技巧不是為了讓男人有更多能力表現,更不是增加給女人高潮的能力。這種訓練的重點是幫助夫妻享受愉悅滿足的性愛。
 
男人常過度擔心自己的性能力不夠好,女人則喜歡在性愛後給予溫柔愛撫的回饋。夫妻親密感中最大的殺手就是做愛後各自為陣、不理對方。後戲(不論是否完滿)是性愛中最容易被忽略的,但它卻是影響女人滿不滿足的最大因素。因此,我想小娟之所以到後來會把練習視為苦差事,最大的原因來自於阿聰沒有給小娟練習後的回饋與溫存。
 
第七週,我們再度見面時,小娟說「阿聰經過上次的指導後,回去很認真,最重要的是他學習到在我幫他練習完之後會親吻和幫我按摩,這樣練習起來的感覺和以往差很多,而且敏感度也進步很多。」
 
進入訓練室,一開始,阿聰可能太過緊張,一下子又想射精,我教他們放輕鬆,要小娟練習在老公快要射精前改變速度,轉移注意力。就這樣,小娟慢慢進入情況,兩人合作控制射精的時機。另外,我觀察到,阿聰從不敢放肆自己的感覺,一直到可以將不順而緊張的情緒化為享受的呻吟聲,這種超爽的感覺在過程中不斷出現,讓阿聰恢復好多信心。
 
離開訓練室時,牆上的鐘正指著5:35,這意味著他們的按摩與互動已經持續40分鐘了。早洩的情形早在愉悅中化為烏有,看見小娟開心的眼神,我知道他們對早洩已經完全沒障礙了。
 
早洩,是精神焦慮加上器官敏感,學習控制射精的技巧和學習其他技巧一樣,過程都是艱辛而緩慢的,需要和親密伴侶一同下苦心練習,彼此配合、相互回饋成長。

 

 

轉載:性福療程 專欄  良醫健康網-商業周刊(百大良醫)專欄作家  童嵩珍

本中心主任 _童嵩珍,台灣第一位性健康管理師。 

文章內容請參閱:商業周刊>良醫健康網 > http://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09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