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性,別在其他女人身上找答案

建新與媛玲結婚10年,一開始的前兩年,他們的性生活與一般夫妻無異,但後來因為老公忙於打拼事業,媛玲心疼老公,也就沒在性上提出她想要的正常需求,漸漸的,倆人的房間就是單純睡覺的地方。
 
建新表示他們倆一切沒事,只是少了點。老公表示:「我的(性)功能正常,只是不想跟老婆做」。 媛玲也順著老公的話說:「我的性慾也不是很高,大概一年就一兩次,其他時候沒有(做愛)我也覺得沒關係,如果老公不想做的話!」這樣的對話讓我啼笑皆非,既然兩人都沒「想做愛的需求」,那為什麼來求助我們?
 
老婆說:「我們年紀都大了,我34他35,是該要有小孩了,這樣不做愛,怎麼生得出來?」我順著這樣的思維延伸說:「如果要『生育』,應該去找生育醫療機構,這兒可是處理性功能障礙的性健康管理中心呢?你們是不是找錯地方了?」
 
媛玲說,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我們真的需要你的協助。
 
老婆喵了一下老公,接著說:生育是老公還願意勉強來這兒的原因,但我知道,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是我們不知該如何面對。「我們之間在不做愛前的最後一次是有發生這樣的情形,就是他軟軟就射了,當時我們都傻了,為了不讓彼此尷尬,我們選擇迴避,但之後他就不願意再讓我碰他了。我不知道之前發生什麼事情,之後為什麼會這樣?我只知道我當時很擔心,應該也有做錯事,就是在當下並沒有去安慰他,以至於最後演變成我跟他真正變成了形式上(沒有性生活)的夫妻」。
 
「這應該不能怪你,你自己也受傷了。」我安慰老婆。
 
此時建新也一樣很誠懇地看著老婆,轉頭對我說 : 「我跟老婆的感情真的沒有問題,我發誓我真的非常愛她,但除了無法給她「性」以外,我什麼都願意給她。
我不知道是什麼觸動了媛玲的敏感神經,是「做不了愛?」還是「我願意什麼都給她?」,總之,媛玲聽到後兩行眼淚嘩嘩的往外傾。
 
媛玲接著說:「我們是相愛的,但是夫妻該有的,我也希望我們能有。我並不是真的像我之前說的『沒有慾望』,而是我不能因為自己想要而勉強你,我也不想因為這件事讓你覺得你滿足不了我,我更不希望你對自己沒自信,但是,老公,從那件事後,你甚至不讓我碰你,我覺得你根本不愛我…..」
 
愛不愛雖然說和「做愛」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做不做愛與兩人的深度的確有影響。如果雙方對這個議題沒有多大的意願,我想任誰也不能在這兒說三道四的,但若一方明確有提出需求,即使一方再怎麼為難,我想也應該好好溝通一番,絕對不是迴避可以解決的。
 
最後,願不願意看當事人。但建新在會談結束前一再表明自己絕對生理沒問題,因為他看見其他女性會有性慾,也有夜勃的情形,就是和老婆不想做而已。殊不知這個「和老婆不想做」就是大問題,這是他們夫妻來此最想解決的最大目的呀。
 
最後的最後,任憑媛玲再多的體諒、眼淚與辛酸都換不回老公連基本性生理功能都不願意檢查的事實,說什麼願意與承接,只是嘴裡拿出來給別人「感覺」幸福的幌子。一對願意相愛的人是願意真實看見彼此的脆弱的,也願意交付出來共同面對的人。看著媛玲心冷離去的背影,我知道所有的事,一切老天會做最好的安排….
 
作者簡介_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童嵩珍 主任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主任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北京、上海、深圳)主任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台灣男性性醫學會  永久會員

國際性醫學會 ( ISSM ) 會員 

商業周刊、TVBS、壹週刊、 臉紅紅、媽咪拜 兩性專欄作家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暨 第七屆傑出校友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著作 :  性治療師教你好好做愛  不開刀不吃藥成功治療性功能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