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早洩是自慰惹的禍嗎?

威宇回台創業已經三年,忙碌的工作讓感情也跟著空窗,然而真正的痛,其實是來自前女友對性事的不滿。外國女孩的直白作風以及對威宇早洩的失望在眉宇間毫不避諱,這讓威宇失去性上的自信。
回台創業後,大量的工作使事業一帆風順,但畢竟還是逃避不開面對早洩的問題,直到最近他遇到心儀的女孩,他不能再逃避面對這個問題了。
 
威宇一開口就急著說:「請問什麼時候可以好?」。我雖然能理解威宇的焦慮,但即便是訓練也需要一段時間,況且,早洩如果不通過手術及藥物,也不是一個立即可以解決的問題,要理解問題下的「發生脈絡」以及造成的因素才是性治療的重點。
 
在訓練中威宇提及,約莫在國小五年級時,一次不經意的床上摩擦,經驗到了自慰的愉悅感,他形容:「當時並不知道那是自慰,只覺得很舒服,就開始保持這樣的習慣。如果有家人突然進房間,也只要停止動作,也不會被發現。加上這樣的落差心態反而感覺更刺激。」從一開始需要較長時間摩擦才能射精,漸漸到只需短打就能完成。出國念書後開始有做愛的經驗,這時才發現問題大了,每一次都是一分鐘內就繳械,陸續幾次後,在面對女友要求時壓力更大,壓死駱駝的竟是連勃起都出現問題,最後走到不愉快的分手。
 
在阿德勒的理論中:「早年經驗是人們性格塑成的超重要來源。」要認識一個人,必須要「順著他走過的路來研究他」(along the path which the patient himself has taken)。
 
威宇的生理狀況在醫療體系的體檢中完全沒問題,但從整體的性史蒐集來說並不完整。因此,從一開始的確認到訓練課程的安排我們一一檢視。雖然威宇仍很擔心有隨時做愛的可能因而先預備藥品,但我們還是希望只是備而不用。
 
經過一連串的努力,我只能說,威宇真是個用功的學生。在進入第四堂課程時已經可以成功進行了,他開心的與我分享預備的藥品完全是多餘的,與伴侶之間的親密互動也很愉快,隨著課程往更深度的方向進展時,威宇顯得更有信心,事業與感情雙贏的男人,內在的自信自然散發。
 
作者簡介_ 黃靖芝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畢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國際芳香療師乙級
加拿大IOHCH催眠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