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性福分享「每次射精,都覺得自己在造孽...」拿掉2個小孩後,一個男人的心理創傷

「每次射精,都覺得自己在造孽...」拿掉2個小孩後,一個男人的心理創傷
 
「這兩星期練習的情形如何?」
「我自己練得不錯,但沒有請老婆幫忙。」懷民說。
「對,我不想幫他。」老婆直說。
懷民是一位勃起功能障礙的個案,他並沒有直接的性功能障礙,但最大的問題就是與老婆做愛時起不來。
問題一定出在兩人的關係上,我首先邀請老婆談談她的感覺,待老公離開會談間時,老婆就開始眼淚不停的哭,「我不想幫忙,是因為我覺得老公不夠體貼,不愛我,其實我覺得就算離婚也沒關係,但因為小孩,我還是決定跟來(性健康中心)看看。」
 
問到兩人的關係,老婆說「與其說我已經不想對他付出,不如說我恨他,他讓我的青春就這樣白白地虛度三年。
 
自從生完小孩後,老公碰我的次數可以用一隻手算得出來,每次我已經下最後通牒了才做。
除此之外,老公沒有一次成功進入的,連偶爾可以進入的那次都是幾下就軟,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難道是我不夠漂亮吸引不了他?還是我生完小孩太鬆,他沒感覺?總之,不管我怎麼拷問他,他就是說他不知道。」
 
「還記得生小孩前發生了什麼嗎?」我問老婆。
 
「除了我們拿掉過兩個不正常的胚胎以外,沒發生過什麼不好的事情。」老婆回憶生孩子前的種種。
 
其實老公一直沒有走出拿掉兩個胚胎的陰影,他認為就是自己造孽才會有這樣的結果。
前幾堂課他一直耿耿於懷的說「每次只要射精,我就感覺這次可能又會製造出不好的小孩了,這樣我老婆又得受到傷害,這樣下去是害我老婆,我真的不想再殺生了。」
 
老婆聽到這句話才恍然大悟,哭更慘,原來她全然不在意的,壞胚胎流掉,過去就過去了,卻是老公揮不去的陰霾。懷民並沒有走出創傷,甚至已經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了。
 
解開這個結後,我邀請懷民進入會談室,想瞭解懷民為何這麼害怕老婆。原來,每次懷民做愛不成功,老婆總是生氣,不是大罵一場就是翻身生悶氣,以至於每次只要懷民想到要做愛,從早上出門就開始焦慮,直到晚上還在想會不會有什麼重大事故需要留下來處理,可以深夜才回家的理由。
 
經過一番深談,夫妻倆很快就看到自己的心結,誤會冰釋。因此,我邀請懷民做人體模特兒,藉由他的身體教導老婆進行器官的按摩。進入場域,懷民一直硬不起來「坦白說,我們結婚五年,老婆從來沒有認真摸過我,我真的很緊張。」老婆卻說「我是沒有摸過你,但我一直覺得是你不愛我,所以我不想自作多情。」負向循環一直梗在他們之間這麼多年。
 
進行器官按摩時,只見老婆手法生疏,猛拍猛甩的活像市場賣香腸,當然,懷民一點反應也不會有。我慢慢地教導老婆一些手法之後,懷民的硬挺程度可說是三年來前所未見,老婆開心到又哭了。
 
是的,性是心生相連的連體字,一心只想處理生理性上的不和諧,不如先處理情緒上的觸礁。離開診室時,懷民和老婆再次三鞠躬對我道謝,感謝這寶貴的一堂課讓他們學習到好多之前不知如何處理的人生課題。
 
轉載:性福療程 專欄 良醫健康網-商業週刊(百大良醫)
作者簡介_ 童嵩珍 性健康管理師
 
 
文章內容請參閱:商業週刊 > 良醫健康網 > http://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8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