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明明一柱擎天 為什麼感覺硬不起來

打扮時髦、身材有菱有角的小立來訪時,開誠佈公地表示希望改善其勃起功能障礙希望接受來上課。經過初步訓練和觀察後,我們發現他的勃起功能障礙非常特殊,明明堅挺到一柱擎天,但卻一點感受都沒有。幾經詢問下才知道,原來他多年來已經被教育成許多事必須親眼看到才肯相信的習慣。這讓我想起在一開始進行性史收集時,小立依稀有簡短提到他的特殊疾病,但因與性功能生理狀況無直接相關就快速結束這個議題,不過在言談中可以感覺到他對此事的經歷是有陰影的,而且事件的反應也與此時性心理的矛盾有相關。 (延伸閱讀 : 陽痿的求助,怎樣讓小弟更硬挺
 
大約由小學開始,小立全身神經就不規律地感到異常疼痛,沒有任何的徵兆或特定部位。
起初家人都還會關心他,可是帶去給醫生檢查過後,並無異樣,久而久之或許是大家的耐心都被磨光了,當家人再度聽到年紀小小的他又在哀號時,不但不同情他,反而指責他是不是為了不要去上學而說謊,並且轉述醫生說不要再去看病了,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了等等。這兩頂大帽子扣下來,小立自然乖乖閉嘴也暗下決心,以後除了忍耐外再也不跟任何人談起這件事了。
 
聽完小立的過往,不禁感慨年幼的他既得不到父母的諒解,也養成了極為壓抑的性格。適當的壓抑感受,在心理學上稱為「典型心理保護機制」,是可以暫時避開不舒服的感覺,但長期下來則容易造成失敗、失去彈性,最後因還是無法避開痛苦,反而會帶來更多的傷害。
 
盡管外表非常帥氣,身體有結實肌肉所孕育的線條,但小立心理是脆弱的,很怕給別人帶來麻煩,也不想被同情,在不斷拉扯下,身心所造成的分離使自己對感覺的消失繼而造成在性上的無感,反而帶來更多的本體感消失的行為。以下就是我們在臨床上歸納出的三種最常見的性壓抑後果:
 
1.身心分離
 
表面上跟對方談笑風生,實則痛到全身冒冷汗,這是小立說他有時在公共場合發作時會出現的狀況。忍耐久了好像也能慢慢地與疼痛共處,對感受的敏銳度也較容易被忽略。從這個點引申,這就是造成他性功能障礙的元凶。身心不一致所產生的「斷線」。為了再次連結,鼓勵重新認識感官所帶來的感受,回歸緩慢和單一動作來等待感官的回應,並非去「 控制」或「消除」。
 
2.性感覺集中力不足
 
當一個人很認真在壓抑感受時就沒有足夠的注意力可以妥善處理現況。當小立全心全力告訴自己千萬要成功時,往往是無法活用感官享受任何愉悅的開端,壓抑成了他最大的保護色,但也因此失去的最大的感覺器官。性感覺集中訓練就是透過不同的方式來喚起身體上的感覺,這樣的訓練可以有效地解除性上的壓抑。
 
3.逃避不是萬靈丹
 
與其最後要面對不舒服的情境,倒不如一開始就不要做。性壓抑來自於童年的記憶,雖然逃避可以逃掉痛苦,但也扼殺了其他方式的可能性。在性生活上縱使小立的生理狀況正常,但在他的心中還是認為自己不夠好,不夠能「被看見」,因此,即使已經跟女友相敬如冰好幾個月也不願意面對自己的脆弱。在課程即將結束前,小立終於在我們的鼓勵之下鼓起勇氣,直視自己的內心並坦承之前病症所帶來的傷害,繼而提出需要女友在性上給予更多的協助,終於克服了心中不需人協助的心魔。就像性諮商師Dr.Brandy提到:坦白內心的自我是需要勇氣的,脆弱的人多麼渴望有人能毫無批判地傾聽他們內心的心聲。
 
每個人都在追求親密關係,一方面渴望被理解與接納,但另一方面卻又擔心洩漏了我們最想保護的核心機密。
當我們敞開自己的當下,光線就照進來,心中就溫暖了。
最後聽他開心分享上課後的心得,他說: 原來以為不想麻煩別人的自己,才是帶來麻煩的人。
在性治療中他終於理解,交出自己的手,往後的人生有開放的自己相伴,終於可以鬆開壓抑放心的去與他人建立連結相互依賴了
 
作者簡介_ 建臨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 北京、上海、深圳、成都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畢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
台灣第一位男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