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搶救快槍俠

「女友希望做愛可以久一點,但我每次都只有1分鐘,幾次失敗之後,就很少主動了」,隨著表情地牽動會有一對迷人酒窩的承翰,語氣中明顯帶著一點失望。
 
跟女友交往四年,即便偶而爭吵但感情仍算穩定,長期靠自慰紓解高壓的工作,壓力越大自慰的次數就越頻繁 「畢竟自慰才能讓我享受到快感」。
 
因為對自己在做愛表現上沒信心,很久沒跟女友做愛也不敢太抱怨。說至此,我彷彿感受到空氣中凝結的低氣壓,深信這樣的情緒來自於個案對自己有更多的期待,那是一種想跟伴侶一起享受親密關係的渴望,在黯淡的眼神中微弱的跳耀著,我看見發自內心的真誠是如此巨大,迴盪在我的心中許久。
 
早洩(premature ejaculation, PE)是臨床上最常見的主訴之一,其共同特徵為:射精時間少於一分鐘,持續或控制射精的能力下降,並引起患者痛苦/煩惱。目前各方說法尚無一致公認的定義。
新的分類方法將PE分為:原發性、繼發性。(伸延閱讀 : 早洩如何改善 ?
 
當我們回顧承翰早期的性史中發現,從承翰還是國中生時就有自慰的習慣,利用上學前的空檔,在客廳電視觀看唯一能獲得A片的管道,在擔心隨時會被發現的情況下,運用極短的時間快速的射精後再出門。日復一日養成了習慣,有時射一次後仍無法滿足就會強迫自己再來一次,過程的共通點都是極短暫的勃起即射精。
然而真正問題的出現是在出了社會交了女朋友後才發現,原本自認為的性能力很好,性慾很旺盛的背後,竟是在真槍實彈做愛中成為一名明符其實的快槍俠。每次做愛總是無法超過一分鐘,更糟糕時甚至不超過十下。雖然無法判斷這樣的自慰模式是否是影響承翰日後早洩的性行為,但可以確定的是「在極短快速的時間內是無法感受身體細微的變化的」。
 
在阿德勒心理學的觀點下,一個人要重新建構新的模式,必須從早年回憶和過去經驗中看懂自己現在的模式是什麼、怎麼來的,才有機會重新詮釋過去,從舊有的模式中轉換。透過談話中的核對再確認,承翰意識到自己的自慰模式似乎已經直接影響到他的做愛表現,因此我們先訂定核心目標需要先改變原先的自慰方式,並降低陰莖對敏感的刺激度。阿德勒認為,舊模式的轉換並沒有想像中容易,它充斥著內在與外部阻礙,並沒有「只是你不想」那麼簡單。
 
課程開始後,承翰也展現治癒的決心,對自我訓練的重視及定時回報練習的狀況,運用課堂上教導的技巧,嘗試重新找回跟身體感覺的連結,並努力打破以往慣性自慰中只想快速達到射精的模式,自我建設後,從原本的各種擔心,到願意面對自己的早洩,讓女友深受感動,因此女友也自動願意參與課程中的輔助訓練,這樣的情況,不但一人上課兩人受惠之外,還同時增進與女友間「有效的溝通模式」。
 
從第一步開始穩扎穩打,打開自己脆弱的內心,承認自己的狀況,並對女友表達性愛的需求、確認對親密關係互動時希望被滿足的方式,重新建構跟身體感受的連結。這雖然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但我們深知,靠近的兩顆心已經開始跳動,我會心的一笑,因為我知道,他們的性福應該已經悄悄來臨了。
 
作者簡介_ 黃靖芝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畢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國際芳香療師乙級
加拿大IOHCH催眠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