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疲軟的海綿體,是傷還是慌?

布魯是一場車禍導致腰椎爆裂的受害者,當時醫生已經判定為是重度的勃起功能障礙。聽完的當下,他整個人都傻了,不確定往後該怎麼辦?
「五年了,醫生說我恢復正常的性生活應該沒問題,但我仍是無法勃起的狀況。」查詢過相關資料,似乎只有陰莖打針的方法可以做。我才35歲還年輕,對未來很焦慮,前方已是無路可去了。」
 
課程開始時,我們仍先從基礎的生理訓練做起,再重新連結身心的感覺。當生理進行一段時間時,布魯的狀況時好時壞,總感覺壓力很大,好似什麼東西壓著似的,我很納悶。最後布魯才坦承,雖然老師說要多去幻想,要有愉悅的畫面,可是當我眼睛閉上時,只能想到的是「那場意外」,不論是A片或是女友都不復存在,滿腦子都是:「你這輩子就這樣了。」心裡的惡魔一再提醒我—嘿嘿!沒用的,你乾脆放棄吧...
 
顯然布魯的舊創一直沒有不見。
 
在存在主義的治療裡:「承擔責任是改變的先決條件。」是承擔誰的責任?當然是自己不願意面對未來的責任。如果布魯對自己的處境負責,他就會驚恐的面對自由,發現其實是被鎖在自己建立的牢籠裡。這也就是他在治療室裡的不良經驗,每當觸及他的性器官,他的反射就是創傷後的不良經驗。在經過幾周的身體、心理探索後,我們慢慢地都開始發現他的狀況真的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連他自己都開始對恢復這件事產生信心,這讓他想起老師說的:「人體最大的性器官是在大腦」,果真,勃起的狀況開始顯著改善。
 
而他的女友,在一次課程中熱切地分享她的發現,以前的布魯和現在不一樣,對性器官以外的其他地方,如背部輕撫、胸部舔弄、陰囊撫觸等等都可以開始產生連結了。趁著布魯恢復充滿信心的同時,我們也花了一段時間理解車禍前後的心路歷程,意外搜尋到讓一段他不敢想起來的關鍵。
 
創傷前他原先的自慰和做愛方式因會觸發當時傷患處的疼痛,創傷後便改變了不同於以往方法。雖經過多年,即使醫生也再三確認「腰椎康復,不用再回診」,但布魯還是不敢再回復重之前他熟悉且喜愛的做愛方式。
 
這不經讓我想起NBA球星Shaun Livingston曾經遇到過極為嚴重的大傷,險惡的傷勢甚至已經危及到有截肢的可能,在醫生的評估下還說:未來可能連走路都是個問題。「那種感覺太殘酷了,你發現自己的爆發力沒有了,而且還有恐慌,上場後怕再次受傷,甚至不敢起跳,不敢做任何動作。」Livingston回憶道。
 
布魯的一小步是他人生自信的一大步。評估整個布魯傷痛前後的歷程,雖生理有影響,但舊有的模式已是讓他喪失信心無法勃起的主因,當整個生理反應都不如預期時,就感覺無法再度掌握自己的狀態,身心的氣餒可以想而見。愉悅的自慰和做愛方式在確認改變後得到良好的效果,這讓布魯的心中逐漸恢復內在的自信,有了成功的開始和女友的陪伴,這一小步,可以說是紮實的一大步。
 
作者簡介_ 建臨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 北京、上海、深圳、成都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畢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
台灣第一位男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