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以安全感為名 讓「性」成為掌控關係的工具

 
在我眼前充滿無奈的阿杰,擁有外商公司高階主管的頭銜,維持著壯碩挺拔的身材散發出中年男子的沉穩,談話時的神采交錯在些微怒氣的情緒起伏,時而也低頭沉默思索些什麼,彷彿每一段跟老婆的過往都翻攪在腦海中,經過整理與回顧才能娓娓地訴說。婚姻關係將近20年來,任何一次老婆會主動「要求做愛」,都是在「吵架衝突後的當下」,且是必需、立即性的馬上才會有安全感。老婆一向慣用透過求歡來證明老公仍是愛她的,阿杰對這樣的行為內心充滿著抗拒。
 
沃爾斯考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1972)發表了「女權的辯護」一文中,對盧梭有諸多的批評,盧梭認為:一個女子永遠、也不能獨立,她應當要被恐懼、害怕、膽小所控制,無論何時都要風情萬種地做出賣弄姿態來成為富於誘惑的尤物,這才是男子的良伴。在傳統的觀念中,仍然不乏有許多女性把自己的價值建立在依附關係中,一旦與其發生衝突時,最好的討好就是直接用性愛來滿足對方。
 
阿杰自豪地說:年輕時因為工作關係,常常需要往返歐洲各國,當時就算都是自己一個人也幾乎天天自慰,甚至看到欣賞的異性也會勃起,隨想隨勃,但於這樣強迫式的性愛關係他其實「非常厭惡」,最後一次的性愛是在三年前做到一半「突然軟掉」而受到強烈衝擊。回顧當時的情況可能是衝突後情緒不佳,情慾低下又勉強自己才導致如此,但更嚴重的是,從此後陰影已埋下,竟然會有無法順利勃起的情形。阿杰堅定的告訴我,「確定都是老婆的問題」,並小聲坦白的說:為了確認我的性能力(是沒問題的),有找過「幾乎」半套的性服務…聽到這裡,我們打住了話題。
 
外在世界的事物可以幫助男人掌控內心世界,擅長以社會觀感來建立自我的形象。德國作家和文學學者Dietrich Schwanitz曾提到男人常不考慮感受,也不想去歸類情感,更不會和伴侶討論,一旦出現狀況就慣用外在世界的形式來包裝自己以便掌控一切。一如阿杰,性愛中的失敗意味著失去掌控的力量。
 
「真是老婆的問題?還是個案自己?」我心裡其實也很納悶。所有的事都是一個銅板敲不響,都是互為因果的。阿杰願意長期妥協的原因是為什麼?有什麼事情是自身之外與內在匱乏而需要這樣做的原因?我想怪罪別人是最簡單的,我當然不能否認一個目前尚未出聲的老婆一定沒問題,但既然是兩個人都要面對的事,就先從在場的,願意多愛對方一點的人開始吧!
 
性治療中,確認生理上(功能)「沒有問題」是重要的。在過程中,半套式的服務與全套的有非常大的差異,因為在心理上的勃起進入焦慮至少就已經少了一大半了。回到臨床上,阿杰在治療室裡的生理反應,雖然沒有完全不能,但也出現勃速緩慢的情形,只要稍加減緩也會快速的疲軟,這與阿杰在與我們的描述與他記憶中的狀態不符,這點他在治療室中顯得啞口無言。當然這證明他口中所說的:認定是「一定是老婆」的問題,也證實不是唯一因素。最後阿杰才鬆口說:「可能是我自己也有問題」。我想這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看見,挑戰了阿杰內心真正抗拒且不願面對的深處。
 
如果沒有雙方的願意,「為美好的性福」努力,我們就無法看見這樣的問題;如果沒有進入治療室,我們就會發現原本的「以為」可能是我們單方面的說詞。性治療的難能可貴就是真正的面對,沒有解決不了的性問題,真的只有不願意。謝謝阿杰的願意,也謝謝兩人為未來做的努力,看見他們,我想我們離美好只差一步之遙了。
 
 
作者簡介_ 黃靖芝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畢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國際芳香療師乙級
加拿大IOHCH催眠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