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老婆不願面對性交恐懼 老公默默吞了「陽痿」的黑鍋

一開始因為不知到底誰有問題,在會談的時候心儀就先講出老公明政的情況,在性愛過程中只能硬一下,也沒有十分硬,馬上就軟掉,然後就一直進不去,明政只一旁低著頭沒做任何反駁,明政只好先開始進入療程。。
 
第一堂課明政自已一個人來,一進訓練室就表示「我們都是第一次,做愛不成功,結婚三年,的確很困擾。」隨後又開誠佈公地和我說「曾經為了證明自己到底行不行去找過性工作者,結果一切都很正常,回家卻怎麼弄就無法勃起,有時還軟軟沒進入陰道就射了。」這樣的情況讓他又沮喪又迷茫,但又不能跟老婆說。
整個過程明政監測起來的勃起時間及硬度一如心儀說的一樣,差強人意,而且只要一不進行摩擦就容易軟,但為何在性工作者那就正常?
推敲原因我想可能是因為她們的動作既熟練而且陰道口又鬆,因此進行起來非常順利,但換成心儀,既是第一次,技巧又不行,洞口又緊,整個性愛過程很卡,完全沒有任何性該有的浪漫及優美。
 
經過三個月的密集訓練,明政的狀況已經訓練到不錯的程度,無論是硬度或勃起的敏銳度都比之前好很多。邀請心儀加入,發現心儀對手指進入這件事並沒有明顯的恐懼,但卻在洞口時會有些許退縮,需安撫之下自已的一隻手指頭才能進入。
能在安撫之下進入一隻手指頭在一般專業級醫生的判斷下並非太會影響性生活的正常進行,而且因為考慮到心儀之前並無任何經驗,而她自己也不想第一次不是先生的陰莖進入而破處的,因此誤判女性完全沒問題的機率容易發生,更會認為是男性問題居多。
 
當天的課程結束前我要求心儀回家後可嘗試進行擴張陰道的自我練習,要求心儀的自我練習必須與明政陰莖的尺寸相當才行,但下堂課的回報是:「不成功,即使兩人都已經準備好了,還是進行不了。」
 
老公用Line 向我回報得他們練習的情況:「我依心儀的要求先吃了1/3的壯陽藥物來增加信心,也依方式進行了前戲,但心儀總是需要超過30分鐘的前戲才說有一點感覺,那時我覺得陰莖應該是有些累了,所以進入後就已經不太硬了,當然有一次還能撐一下,但不知為什麼不吃藥完全進不了? 」
「還有,過程中我覺得主要心儀很愛問問題,老愛打斷我的做愛思緒。」明政好像覺得這件事情是很困擾他。
心儀的確可愛,在我們諮詢的過程中像一個好奇的小女孩,可愛的樣子,無論是說話及動作都是,過於樂觀的想法及姿態展現,真的很難將之置入一個成熟男人會想進入性狀況的女人。反身詢問心儀,心儀的回答卻是:「問問題不行?做愛不是就是要直接美好嗎?為什麼要我練器具,我有練過一次,勉強能入,能入就是證明我沒問題,我想只要我沒問題就是明政的問題,而且性愛不是後面就交給老公就好了? 還有,我會問問題主要是分散我的注意力,我覺得進入時那兒很痛,如果說說話,聊聊天會較好,尤其明政會希望我換一些姿勢擺位的時候。」
大家都希望一切正常,一試成功,但就是因為不成功彼此才會來找答案的。經檢查後發現,老公的陰莖圓周直徑3.5公分,但老婆錯誤的認知-只就能入就好,耽誤了成功的時間。
 
1.直接美好是對沒陰道痙攣的人做的。
2.太過孩子氣的不願長大是雙方感覺性磨合不佳的障礙。
3.聊天轉移注意力是將自己的緊張強加在別人愉快的感覺上。
4.把別人的陰莖當成自己陰道擴張的訓練器實在不智。
 
當然,不可否認,會造成今天的狀況是兩人營造出來的共業。明政的寵愛,不願直接心儀溝通面對問題,自己性功能不佳也是問題,心儀的陰道痙攣也是關鍵。
 
但請記住,性不協調只要是問題發生後的半年都解決不了,不管是心理上的不願面對,或是生理上的障礙,都應該及時尋求專業幫助才對。
 
作者簡介_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童嵩 主任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台灣男性性醫學會  永久會員
國際性醫學會 ( ISSM ) 會員 
商業周刊、TVBS、壹週刊、 臉紅紅、媽咪拜 兩性專欄作家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暨 第七屆傑出校友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著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