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早洩還沒準備就急著實戰?下場就是一個「慘」字

(圖/Pexels 今年八月是我人生中最慘的一回,老婆離開了,工作也沒了,自己成了無業遊民,全世界都討厭我,做什麼都不對。
 
大衛是一位特殊專業的技術人員,平時不與人來往,人際的關係很不理想。會和凱莉結婚,完全是因為自己的優越感,覺得她什麼都不懂,不論是她在生活上還是性上都是小學生,覺得自己可以掌控她,只要對她好她什麼都願意。
我們談了沒幾個月的戀愛就結婚了。婚後她仍然是那個我想像中的小女孩,好的方面是她什麼都不懂,都隨我,壞的部份就是,無知,簡單說就是什麼都不會,什麼也不做,是永遠是天真可愛的小公主。
 
我嘛!因為自知早洩,認為她「應該」不會在意,所以也就順勢拖延不想處理。這樣一拖一年多,她好像漸漸從閨蜜口中明白婚姻中「性」的重要性,於是就要求我去看醫生。
 
一開始我只是應付,覺得沒那麼嚴重,後來她認真起來,要我給她承諾,我哄哄她,告訴她,沒事,我一定能好,但心底就是三分應付七分拖延,直到今年八月,有一次我徹夜未歸,她藉機跟我吵架,要我去看醫生,我也都應付了事也兑現不了對她的承諾,她任性決定求去。
 
大衛說前妻的離去帶給他最大的傷痛,除了把這件早洩的事說給岳父母聽,讓我覺得丟人,就是沒人可做愛,再做練習了。
 
我想任何一個女性聽來都不舒服吧!感覺老婆就是他性愛的練習工具。大衛繼續說,來中心上課,訓練的狀況一開始還蠻好的,但後來這幾個月就覺沒什麼進步了。
問到停滯進步的實際狀況,他則說從頭到尾都練老師交代作業中最簡單的「減敏感訓練」,那時的確是覺得狀況還不錯,就想不用再多練習了。後來一和老婆實戰一插就射,那時就覺好丟臉,不敢再踫老婆了。
 
覺得再練也不會成功,越練越有挫敗感,索性連A片也不想看,擔心自己就是那個越練越差,好不了的的那一個。
 
「是不想看A片?還是不敢看A片」我問。
 
「只要是與性的連結我就擔心要射精,只要一射精就覺得自己虧了一次,覺得明天精神又要鐵定不好一天了。」應該是不敢看A片,大衛回答。
 
大衛對很多事都有自己的註解,即使已經查證這些都不是正確的性觀念,他依舊是固執到彷彿像石頭釘在地上一樣,動也動不了。所有的性問題都至少問過三遍,一再求證後還是按自己的想像進行。例如他常問我:為什麼他在訓練器練習可以到數十分鐘都不用停,一旦看A片之後又馬上就打回原形?老師教的如何控制我都知道,也知道怎麼做,但你知道說得容易,但起做起來卻是困難。
 
其實大衛壓根兒都躲在舒適圈,做那些已經會的,簡單的練習,對於不會的卻想避開不想去面對,和之前說的三分應戰七分應付一樣。
要知道,練習的責任是在自己結果也是自己的正所謂「作為在哪裡,成就就在哪裡」。鑰匙掉在暗處(雙人的互動)上,卻一直在明處(自己的練習上)找鑰匙,是不可能找到的。
 
知道但都沒做,等於不知道。因此大衛在訓練室裡進行器具操作上的練習也和在家的一樣,一與性產生互動馬上就像沒練習時的一樣毫無招架之力,只能接受無法預測,無法控制的後果。
 
這幾個月我想很多,我看見自己從前的幼稚,學習到自己不能逃避,有問題要及時解決。
 
大衛的人生課題就像臥軌一樣,不作為的等待事情變好,或只要進行一點點就想等待大大的收穫,更或只要驗收人員不聰明就可以逃過查驗,這些都是他之所以會在人生事業上或婚姻中跌倒的重要原因。看清楚跌倒的地方,遭遇了什麼挫折及困難,最重要的是,Just do it. Just do it. 你會看到不一樣的自己。
 
作者簡介_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童嵩 主任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北京、上海、深圳 、成都)主任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台灣男性性醫學會  永久會員
國際性醫學會 ( ISSM ) 會員 
商業周刊、TVBS、壹週刊、 臉紅紅、媽咪拜 兩性專欄作家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暨 第七屆傑出校友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著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