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陰道痙攣(圓房障礙)

飛越太平洋的性福

推開訓練教室的門,一個懷孕四、五個月的準媽媽坐在沙發上,等待著我幫她上課,在我要了解狀況之前,菲菲就先開了口:「老師,其實我和老公沒有做過一場完整的性愛。」我看了看她微微隆起的小肚子,「這是我們去做人工的…」,於是菲菲娓娓的道來,這個無法和他人說起的秘密。
 
記得在大學交往時,總是一下課就往他的租屋住跑,當時媽媽就告誡還沒結婚是不可以發生性行為,於是我們壓抑著年少輕狂的性衝動,把愛情的重心放在精神層面,幾年後我們結婚了,終於解開了「封印」,無奈在新婚之夜的那天,老公的陰莖整晚沒有硬起來,沒有經驗的我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這樣我們都一直不斷的去嘗試,久了,連嘗試的意願都沒了,老公就把重心都放在事業上。
 
 
後來老公有幾次可以硬了,但只要準備進入到我身體時,我就感到害怕及恐懼,甚至覺得只要一碰就疼痛到不行,去看了婦科,也沒什麼進展,因為我連內診也做不了。
 
後來想想兩人感情若好,沒有性生活也無妨吧,又幾年過去了,年紀愈大,生孩子的想法就越強,雙方父母的催促也越急,實在無法圓房的我們,只能選擇人工的方式先解決眼前的問題,但,做不了內診的我又該如何是好呢?於是,婦科醫生要我自己試著用手指的方式一點一點的慢慢進入,一根手指再到二根手指,經過八個多月的努力,終於可以內診做人工受孕,確定有了孩子後,心裡比較安心似乎也沒那麼恐懼了,醫生說我懷孕的狀況很穩定,我想,過了前三個月的危險期,就可以來試試看吧,無奈老公的狀況又回到新婚之夜,總是硬度不好,等到可以進入了我又開始覺得痛,每當我的眉頭一皺,老公軟的更快了。
 
其實這些年來,我們看過很多不同的醫生,還有求助於我們的信仰,始終都無法改變,醫生說我們的性功能一切正常要我們放輕鬆。信仰說用心祈禱事情就會有轉機,如果我們一切都正常,心理也放輕鬆了,那為什麼我們還是無法成功?
 
心急的菲菲把前因後果都說的清楚明白,這時我問了老公:現在雙方的狀況都穩定了,那你還擔心什麼?老公看了看菲菲,再深吸一口氣說:「決定結婚的時候,我就請菲菲一起到國外生活,雖然我們總是嘗試去做,但有關性的經驗我真的很少(其實是完全沒有)也不懂。菲菲總是說我弄痛她。記得有一次她和我說:「我好像在強暴她」,從此,我內心就留下很大的陰影。
在懷孕第四個月後,某個假期我們去外地旅行時有了一次完整的進入,當時我們都感動流下淚,可不到一分鐘又軟了,我又想起「我好像在強暴她」的畫面;這時菲菲才驚覺原來一句無心的話語在老公的內心存在了這麼久…
 
在課程中與菲菲及先生單獨的對話裡,發現他們雙方除了對性不了解之外還有信仰上的道德觀,無形給了他們莫名的罪惡感,不論在嘗試著性幻想或是自慰,都無法投入其中,也因性經驗的不足以及不知道該如何給予對方愉悅的前戲,甚至省略前戲,因為他們目的就是「圓房」其餘一切從簡,原有的性衝動也因時間及心力的磨耗變成了心因性勃起功能障礙,雖然現在有了孩子,但雙方也意識到只有孩子是不夠的,那性呢?  ( 註 : 勃起功能障礙可以分為器質性與心因性因素 ) 
 
「性」在婚姻生活裡佔了很大的比重,也是一種親密恩愛的表現,會不會當無法滿足對方的時後,就會出現有第三者或其他不可知的可能性?
在陰道痙攣的個案裡,很常聽到女性說「或許粗暴一點的方式就可以成功了吧…」,「朋友也說用強的就好…」,但如此深愛你的另一半怎能狠下心?
 
在課程過程裡,先了解菲菲疼痛的原因究竟從何而來,才明白菲菲一直以來都只有練到手指的大小,未達符合老公陰莖的尺寸,疼痛的感覺還是大過於其他的感受,陰道就相對顯得乾澀,也因如此,家中買了不下數十條的潤滑液,只要老公一硬進入,但還是一樣的疼痛啊!
 
男性有時也是因為疼惜老婆不忍她受自已折磨,就壓抑了自己的性衝動,承受了無形的壓力,時間久了內心擔心無法勃起或過程中途軟掉,這些想法總在腦海中不斷上演,影響整個硬度的表現。
 
在課程中先利用訓練棒(接近先生的尺寸)讓菲菲能慢慢的適應,試著緩解疼痛,再教導雙方緩慢且輕柔的親密按摩,透過指尖(腹)把呵護、疼愛、性欲到想要對方的渴望,慢慢地從安心到舒服再到撩起身體原始的慾望,自然的渴求,本能的迎合,內心所期待的性愛就能實現。
 
有些人不能理解做愛如此簡單,怎麼可能有人做不了,在性愛的過程雙方都存在著不敢真實去面對的問題,總是指責對方的問題,卻忘了自己本身也是有狀況要處理,若兩人能停下來檢視一下自已的狀況,積極的溝通及討論,就能找到更加有效的解決方法。如同菲菲和老公在飛越12249公里之後,找到了屬於他們所期盼的性福,也完整了夢想中的婚姻生活。
 
作者簡介_ 本中心性健康管理師 _ 田雅筑

 

嵩馥性健康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 北京、上海、深圳、成都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