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持久力如何有效提升

私下接到不少詢問,運動或重訓可以提升性能力的嗎?網路上搜尋的各種五花八門的方法(吊陰功、斷尿法、動停法、泡可樂、用水龍頭沖)到底有沒有效果?不可否認運動對身體的好處很多,但未必能提升性能力,因為忽略了心理因素和實際上場的表現 。
 
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綽號:綠扁帽),具有多年反恐經驗的退伍教官Trevor Thrasher提出:「在練習的當下,最好跟在你會使用到的地方有相同的內容、狀態與環境」。一個技能是否有被真正的學習,取決於在高壓下或相似的情況下一樣可以執行。他觀察參加射擊訓練營的學員,在兩個禮拜,且每天十小時以上的實彈射擊後,在模擬戰遭遇有自主性、近距離、活動力的威脅的時候,就會跟在學習搏擊好一段時間後,認為平時打沙包和套招的練習已經足夠在擂台上發揮,但上台後,面對鐵籠內靈活的對手,原先苦練的技巧彷彿都消失了。
 
當面臨壓力恐懼時很容易形成打或跑(Fight-or-flight response)本能反應來進行。因為在原先的訓練環境當中,我們有充分的時間和空間甚至是友善的隊友配合完成。
 
而這些跟前來求助的案主又和五花八門的性能力提升方法有甚麼關係呢?
個案經常在描述他們床上表現時,也發生相似的狀況:衣服才剛脫腦袋就一片空白、自慰時都練得停動自如,為何做愛還沒放進去就出來了?飛機杯練活塞時都堅挺無比,為何真槍實彈槍桿兒卻硬不起來?排除器質性所引起的障礙外,我們要如何有效的提升性能力?
 
 
面對是最重要的開端
 
如果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只靠外力來速成,利用不痛苦的方式來改善,要真好,恐怕比登天還難,不過人性如此,這也是地下藥物賣得很好的原因。有時偶而也會遇到被另一半逼著過來解決問題的,不知道是因為面子掛不住?還是因為能力有限?但最常被他們掛在嘴邊的就是:「不是做不好,而是不想做!」我稱這類會自慰卻逃避做愛的人為「假性性欲低下」者。如果想裝睡,任誰也叫不醒。那種不是以離婚分手要脅下不會乖乖就範的人,要效果,也著實有限。還有,雖有成功的動力,但卻在緊要關頭或處於不擅長、擔心丟臉的狀態下偷偷溜走的,也是屬於我們說不容易成功的人,因此,我們說,不怕失敗,只怕連面對都缺乏能力的,不可能會成功。
 
基礎能力
 
在武術上,Trevor Thrasher特別提到兩點:1.不需要太多的技巧,找出真正實用的並深化。2.所謂的高級技能不過是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執行基礎知識的能力罷了,還有,美國頂尖的運動訓練員Michael Boyle也不約而同的提到,訓練必須要和比賽的專項一樣才能戰勝對手,也就是說,如果比賽中要的是衝刺、慢走、跳躍,那麼體能訓練就應該是衝刺、慢走、跳躍。所以我們常會鼓勵案主多練性愛的協調性,先求「穩定、流暢」而非「快、深、猛」,但大多數男性卻不然,常常在提升性能力的時候以外顯式的動作為主,強調要爽、強、屌,所以常常一快則亂、一亂就軟(射),最後搞死的不是對方,是自己!
除了以上基本的實用技巧外,當然還包含性的溝通。性活動不只是性的操作能力,當然還包括愛的能力。性的整體其實是細膩的,但可惜這些內顯的功夫反倒是很少人願意學習、練習,如何透過約會營造氣氛,用性語言投入角色扮演,在愛撫中情感交流,甚至雙方可以毫無忌憚地分享大腦內所激起的性幻想劇場。
 
模擬賽
 
從面對問題到基礎能力培養後,接下來就要準備上場了。在各項運動中,甚至是金融投資,我們都知道模擬賽的重要性,但是有趣的是,我們卻從來沒想做愛也需要練習。總以為上場就要拿高分、得第一,但有哪種能力不是培養出來的?哪種能力不是在失敗中找出真相的?還有,說要要與人練習,對象通常只會想到性工作者,為什麼?因為怕丟臉,怕被人點痣做記號,怕對方以為我們只想把她當工具人而不是真愛她,但其實錯了,性工作者不適合做為練習對象,因為她們專業,太了解如何終結男人,若錯把職人當你業餘的練習對象,想也知,只會更挫折。歐美性治療發展到最後有產生另一項專業的職業,稱之為性代理人(sexual surrogate),寓意是用來輔助個案實作的部分,讓缺乏性伴侶的人可以透過性代理人完成性的整個活動。但即便如此我們還是無法稱之為真正的成功,因為真正的成功在於實踐,伴隨在我們生活中的實踐。生活是與我們的伴侶進行,好壞都需要雙方理解與包容,共享與成就,因此,我們認為,最好的訓練場域就是我們的生活,最好的訓練夥伴其實就是我們的伴侶。
 
沒有抗壓的練習,上場就容易失常;專注在不好的地方,容易讓我們捨本逐末,只有在能循序漸進的壓力下才能有效地檢驗技術。接受偶爾的失敗,才能視失敗為正常。能正向看待自己的失敗,並藉由不斷的相互切磋練習才能在精進中得到驗證,也才能最終獲得有效提升做愛的實戰力。
 
作者_ 陳建臨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培訓中心  專任講師
嵩馥( 北京、上海、深圳 )  性諮詢師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
台灣第一位男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