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婚變之後首要解決的問題 _ 陽萎

斯文的正德與父親一起進入會談室,緩緩訴說這一年多的婚姻已經進入分居狀態,最主要是老婆認為他騙婚,明明有性功能障礙還追求她。正德跑遍了泌尿科,醫師們都說是心理問題,多嘗試做愛幾次就會好,威爾鋼也吃了幾次,硬是硬了,只不過太太也不給碰了。
 
以為夫妻關係就是摟摟抱抱
 
剛開始兩人為了讓長臥病榻的母親安心,去年年初選擇了先登記再補辦喜宴,只不過礙於新家裝潢中,本來就遠距離戀愛的兩人還是沒能住在一起,直到十月底去歐洲度蜜月才有機會睡在一塊。首次的坦誠相見,沉醉在溫柔鄉的正德有點慌了手腳,碰到了老婆的私密處也不知道接下來要做甚麼,加上老婆也說還不想懷孕,兩人就這樣擁抱接吻好幾晚,啥正事都沒幹。
 
之後終於住在一起,閨房內每晚還是只有摟抱與磨蹭的戲碼,有次老婆不經意的伸手探索正德的下體,聞風不動的陰莖讓老婆的熊熊慾火儼然轉成怒火,讓原本只是不知道做愛最後一個步驟是陰莖要放入陰道的正德,直接被老婆認定是陽痿男。
 
醫師教他自慰還要射精
 
老婆滿肚子怨氣硬拉著正德去看醫師,為了檢查採樣,他被帶到一個放滿煽情惹火雜誌A片的房間,正德有點傻眼,因為他不知道接下來要做甚麼;醫師更傻眼,這年頭怎麼有38歲的大男人還不知道自慰跟射精。從小到大,他只有幾次看到喜歡的女性出現自發性射精(手沒有碰到陰莖),現在也只有夢遺的體驗而已。醫師與正德比劃了半天,依舊徒勞無功。太太這下子真火了,回去跟岳父母諸多抱怨,也提出了離婚申請。
 
隱晦的性概念
 
正德早年對性的記憶,是與爸媽一起看歐美的影集,大多數接吻擁抱之後就是唯美的畫面帶過,只不過母親總是在這緊要關頭出現時就起身離開,對他來說,男女這檔子事應該就是這樣,也不敢多問。直到上了大學,看過A片,沒甚麼興奮感,只覺得插入的鏡頭很噁心不舒服;雖然有感覺到褲檔間搭了帳篷,自己也沒想去摸;身邊所有人對性都避而不談,好像結婚之後就自然會懂。
 
總之,正德最後是透過泌尿科醫師才了解男人晨間勃起與自慰的概念,因為從來不曾自慰過,正德的夢遺經驗倒是不少,只不過一般人在綺麗的夢境中遺精,他卻只有夢到考試落榜或約會遲到的畫面才有。從惡夢中驚醒已經很令人心煩了,更何況還要洗床單:『春夢到底是甚麼?我的夢遺好像也都沒有那種衝動啊!!』
 
陪伴38年的陰莖竟是如此陌生
 
當我第一眼見到正德的陰莖,除了冰冷粉白稚嫩外,找不到更貼切的形容詞,像是進入青春期陰莖長好了,然後時間就此凍結,沒有新的變化。退下包皮後,正德第一次用手指摸了龜頭四周,感覺像被針扎一樣難受:「我還有可能做愛嗎?摸都這麼痛了,插入怎麼會舒服?」他痛苦地看著自己的陰莖說。
 
積極的訓練卻演變成對健管師的依賴
 
正德對寶貝的不熟悉在經過訓練一段時間已有明顯的改善,晨間勃起幾乎天天有,輕撫陰莖的疼痛感已經轉為能舒服後慢慢可勃起,甚至完成人生第一次的自慰射精,種種好的成效都仰賴他積極的態度。
 
只不過進入訓練期的尾聲,正德開始出現進步的停滯期,正確來說,是他對於尋找與人實作的練習遲遲沒有行動,原因不外乎有兩點:前妻的經驗告訴他,勃起不好可能不是件容易被接受的事情,雖然慶幸自己及早發現對方不是個可以共度餘生的伴侶,但也不想輕易嘗試去找新對象;再者,熟悉自己陰莖的關卡只是第一步,進入兩人親密的身體接觸又是另一種挑戰。相較於健管師在訓練過程中的耐心陪伴與情緒支持,似乎走進現實反而是一條風險較大的路。
 
人生路總是要自己提起勇氣往前走
 
正德在最後一堂訓練時,情緒不穩十分焦躁,不斷地提問類似的問題,似乎想再抓住些什麼;甚至在演練過程中,一直問我他的表現正不正常,似乎期待能一次到位後,才有全面完備的信心再出發。我從他焦慮的神態中看出他的驚慌,並試圖引導他放開外援,直接面對自己生命中的課題:性愛並不是躲起來一個人練就能有成果,更應該是全心的投入與接受。
 
每個受挫的婚姻都會有一段不為人知的辛酸,當然,正德的故事算是比較少有且特殊,只不過任誰也無法預知未來可能會發生的狀況。把自己的能力「準備」好固然重要,但人生也絕沒有「完全準備好」的狀態,唯有誠實面對人生的挫折,提起勇氣迎接新的挑戰,才是對自己人生負責任的態度,只會怪罪誰或依賴誰,其實都不會讓自己的未來的命運變得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