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伴侶的功力決定早洩的程度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早洩,有時我是可以做到一小時。
 
那些女人都覺得我吹牛,還有的會說我想偷懶,不過等到她們試過一次,嘿嘿,下次就會再約我了…」小谷很大方地跟我分享他性愛約炮的經驗
 
是的,你沒有看錯,在做愛上小谷(化名)的確有一套
 
不過,這只限於特定體位:女上
 
「要是換成你來動呢?」我反問
 
「那個...能動5下就算很不錯了」小谷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尷尬
 
「不過這得取決於女方願不願意配合,萬一她不會搖,我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總是不能讓女人一直動,她們偶爾也會有想休息的時候...」
 
於是,我了解了小谷來中心求助的真正原因,對他來說,成功的條件來自女伴的功力,萬一兩人沒默契,對方不會女上,或是要換他來動,馬上就會破功
 
二十多歲的小谷,幽默的談吐搭配著爽朗的笑容,確實很容易吸引到異性注意
 
比起交往,約炮更讓他感覺無拘無束,小谷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何必為了喝牛奶而養一頭牛,他約炮人數很早就已經超過交往的次數了。
 
可是,豐富的約炮經驗並沒有改善他床上的表現,即使他確實在體位上花過心思,逐漸找出不太刺激的角度來配合對方,懂得截長補短的避掉早洩的弱點,除了小谷的主訴之外,在陰莖敏感度的檢查其實也發現,冠狀溝與繫帶是他的罩門,一般檢查數據正常範圍是4-6,小谷的報告卻落在1-2(越接近0則越敏感)
 
訓練計畫還是以降低他生理的敏感為初期的首要目標
 
過了兩周,小谷很快傳來佳音,女伴們對小谷的改變感到有些意外,男上體位從5~6下進步到20多下,本來的女上體位現在更是無懈可擊,雙方都能在性愛過程中更加投入。
小谷對於訓練的進步十分開心,催促我趕快讓他進入下一階段,我也緊鑼密鼓的進行訓練的第二目標,就是小谷當初的訴求,男上體位的技巧與訣竅,例如:身體跟腰的該如何配合,擺盪方式該如何運用,呼吸的調節如何與抽插的速度進行搭配等
 
我預期小谷應該很快就能順利畢業
 
只不過,事情好像不如我想像的順利
 
一個多月後,小谷的狀況仍然卡在30多下,只好再度回來求救
觀察之前指導過的主動活塞的方式,小谷演練得也很順暢,我開始不懂問題發生在哪裡
 
「小谷,你這樣做的很好,看起來過30下不是問題」
 
「是啊!!其實我可以做到100多下了,但這個是小幅度的,要”大幅度”的動作女人才會爽啊!!」
 
「大幅度!?甚麼是大幅度!?」我完全無法想像甚麼是所謂的大幅度,是做愛的時候晃來晃去的意思嗎?!
還是做愛的時候從床的這頭飛越到床的另一頭?!
我只好請他再做個示範,而小谷的”表演”還真令我大開眼界。
 
小谷彷彿武林高手上身,微蹲馬步,緩緩將屁股向後拉抬到最高點,配合一聲吆喝,像是我看過古代戰爭片裡的攻城槌,由後往前迅猛衝擊,一次又一次呆板地重複此流程
 
小谷驕傲的表示,這種”大幅度”就是A片裡的男優把女優搞得死去活來的招式
原來小谷知道自己的弱項就是主動,看到A片的這招充滿力量,下定決心想練好這一塊,就一昧的模仿起來
然而卻從來沒問過他的女伴,這種”大幅度”的方式是否會帶來舒服,過於強烈刻意撞擊女伴的子宮頸口,可能帶來的只有疼痛並沒有愉悅
甚至就如同小谷所展現大幅度的衝撞時,全身是處於緊繃的情形,容易帶來額外的刺激造成更難控制下場,所以老是過不了30下的關卡
 
 經過解釋,小谷只有微微點頭,但我心裡想著他並沒有聽進去我的建議,於是我直接了當的切入,他這種特別想滿足女方的心態到底是什麼?
 
這是訓練計畫的第三目標:透過性心理的疏導與溝通,讓小谷看清楚自己對於性愛與親密關係的價值觀
我終於發現原來他曾經因為在性上表現不好而被出局,於是身上呈現一種相反的驅力,一心認為要在床上不停的有好表現才能維持關係
這種焦慮迫使他要找很多炮友,才能比較容易找到性上面可以配合的女生,預防哪天自己在床上表現不佳被嫌棄的時候,還有其他備胎能夠選擇
他希望最終是能找到一個”純情”又可定下來的對象,但又了解一個不會「玩」(上位)的女生對於性愛是較難和他配合的,所以他看到男優勇猛的招式就潛意識認為這就是一切問題的解藥,執著想要這樣的模仿。
 
「性健康管理」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能看見性事實背後的真相。
 
對小谷而言,只有修正「體位」以及「敏感度」的問題是絕對不夠的,藥物、手術或多或少能暫時對生理層面產生效果,但真切的「陪伴」才能看到行為背後的本源,也才能達到根本長久的解決。
 
小谷就不知不覺迷失在矛盾情結裡一直走不出來,寧可約炮也無法真正展開新的戀情的主因
強力的激情之後,心裡反而空虛、失落。真實渴望的背後其實是性愛無法取代的東西,就是「穩定的愛情」和「不被評價的性愛表現」
 
作者簡介_ 本中心健康管理師_陳建臨
 

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 上海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
台灣第一位男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