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陰道痙攣(圓房障礙)

夫妻不做愛,遲早會離婚?拯救上百對怨偶的性建康管理師的答案是....

佳佳是一位有「性交疼痛」問題的婦女,30歲出頭的她打扮素雅、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體型雖因產後而略微發福,仍無法遮掩她特有的氣質。
 
「還記得妳說過,既然老公有性方面的障礙,而妳也有性交疼痛問題,兩個人都一樣,那就不治療也沒關係?」在第一堂課時,我忍不住問佳佳。
 
「我想通了。既然決定要辦離婚了,那我就自己處理我的問題,畢竟問題的源頭在我身上。」佳佳說著說著眼眶忍不住紅了。
 
「老師,人家說,沒做愛的夫妻一定會離婚,是真的嗎?我們已經一年半都沒有做愛了,最後一次是我懷孕之前,那時我們因為想要一個寶寶而努力,但因為我怕痛,每次做愛幾乎都是強迫自己的,雖然我內心真的怕得要死,老公好像知道,心理覺得有壓力,最後竟然也開始出現狀況,成功懷孕前的幾次都是咬著牙吃偉哥才完成的。雖然我們最終達成懷孕的願望,但我老公已經因為驚嚇過度而對我說『再也不要和我做愛了!』」
 
「寶寶出生後,我們之間的問題越來越多。
按常理來說,生完後三個月開始就可以恢復性生活,但每次邀約他,他都拒絕,有次我們因為這樣吵起來,我認為他的拒絕可能是因為外頭有了別人,他要我別誣賴他,但沒做愛的夫妻,聽別人說是會出事的,我真的很擔心。
還有,他在家時總是意見特別多,嫌這嫌那的,大家都怕他,連我婆婆都順著他,真不知他心裡到底怎麼想的?」
 
「他因工作地點離家很遠,因此是個不折不扣的假日老公,每次他要回家前我就開始緊張,因為他總愛生氣,挑東挑西的,覺得家人都在和他作對,而我這個做老婆的,為了顧全大局,總是讓著他,但這樣的婚姻真能維持嗎?
 
佳佳在第一堂課時總是不斷的訴苦,尤其是在婚姻中所受的委屈,對於陰道痙攣或性交疼痛的問題好似不是此次來治療的重點。
這樣的失焦,著實讓我覺得有些納悶。
 
依據我之前看過近200對夫妻性問題的案例來看,夫妻不做愛雖然不一定會離婚,但感情一定會受影響。
 
結果,經過仔細分析後我才發現,佳佳的性交疼痛其實並不嚴重,可能在做愛的過程中已經克服了許多進入的障礙,但這不值得慶幸,因為在克服障礙的過程中,佳佳已經不自覺得把老公的陰莖當成練習克服性交恐懼的工具。
這樣的結果就是,老公勃起的反應不是因為佳佳帶給他的性感覺,而是為了要使佳佳能順利克服插入恐懼而產生的動作,這對老公來說實在不算公平,試想,一個男人長期在沒有性慾的狀態下,性愛會長久嗎?
 
進入訓練室,佳佳的「性交疼痛」情形如上述所言,不算太嚴重,畢竟她的性生活總還能勉強進去,但最大的問題是「仍會抗拒」、「會疼痛」,使他們在性交的過程中無法產生快感和愉悅感。
因此,性福課程這種漸進引導式的訓練方式正適合她,而她也如預期般克服的相當快,成功對她來說其實並不難。
 
第四堂課前,佳佳發了一封信給我,她告訴我,經過了兩個星期的思考,還是想儘量維持婚姻關係,畢竟孩子還不滿一歲,過去他們的相處也很融洽,她願意多花一些時間來處理他們之間的問題,不但想把性交疼痛的問題解決,也希望能補償老公。
 
上課那一天,不預期的,我終於看見了佳佳的老公。雖非帥氣,但還算是溫文達理,這和她描述的性格有很大的差異。
我請佳佳挪些時間讓我單獨和她老公聊聊。
老公剛開始防衛心很強,一直擔心佳佳之前和我說了些什麼。
 
我們繞了10分鐘左右的場面話,終於還是被我引入正題:「你們的婚姻還要繼續嗎?」
 
「哪對夫妻不吵架的?佳佳到底和你說了什麼?」老公顯得有些不開心。
 
「我只想了解你對佳佳和這個婚姻的看法。」
 
「我當然不覺得這有什麼一定要離婚的。」
 
「但佳佳一直認為,沒做愛的夫妻就非得離婚。」我說。
 
「這是她一廂情願的看法,她就是這種個性,一旦這樣認定,就會一直死咬下去,誰說都一樣!」老公顯得更生氣,責怪佳佳霸道不講理。
 
這時,我只好邀請佳佳進來,一同進行雙方的正向面質。
 
「不做愛的背後是有原因的,對不對?」我緩頰了一下。
 
「我就是對她沒慾望。」老公瞄了一下佳佳。
 
「因為她的性交疼痛嗎?」我問。
 
「不完全是。」老公搖搖頭。
 
「那是什麼?」這讓我感覺事情沒原先想像中的單純。
 
因為她非常強勢,什麼事情都聽她的,家裡大大小小的、我已經忍讓夠多了,還要多讓?」老公說。
 
「生氣,就是讓你感受到家中有你地位的象徵嗎?」我問。
 
「我也沒生氣,只是說話大聲一點,但是佳佳總認為我大聲就是生氣,結果就吵更凶。」
 
「喔!我知道了,是認知上的不一樣,只要彼此釐清應該是不難處理的。這樣好了,我教你們一個方法,你們試看看,下次當你們開始有爭論的感覺時,可以先停下來,試著去問對方當時是真的生氣了嗎?還是只是較為大聲而已?並且約好以後對於感受的問題要相互提醒!」
 
話題結束時,佳佳和老公似乎可以接受我的建議。
 
「老公,有什麼事是最近讓你不舒服的?」我問。
 
「其實都是一些小事。」老公似乎不想談家醜、又開始避重就輕。
 
「直說無妨!」此時反而是佳佳鼓勵老公直接說出來。
 
「我們結婚後,」老公眼睛看著我,似乎在向我求援「佳佳規定我,在家不能把居家服穿到床上去,說這樣很髒,但以前我在家裡都是這樣的。還有,因為當時給寶寶換尿布,把穿襪子的腳跨到床上去,這樣也被她唸,我簡直無法容忍這個家到處都得聽她的。」
 
「現在很多事我對他都已經很容忍了,儘量不說,他還想怎樣?」佳佳似乎也學會對我求援並對先生做必要的反擊。就這樣你來我往的,火爆的氣氛又要上來了。
 
「好了,你們現在的狀況是不是很熟悉,每天上演同樣的戲碼,這是你們要的生活嗎?」我說。
 
兩人終於停下來了。
 
「這是空間與權力的關係。這個家,請問,哪個地方是屬於老公的,他可以自在的躺,自在的跨腳,自在的吃喝?應該沒有,對不對?
 
為什麼是容忍,而不是協商、討論?
 
佳佳若要將權力讓出,不是嘴上說說,而是真正的將決策變成你們兩個人的事,決策的後果是兩人共同承擔,而不是看好戲,或事後數落。」
 
我丟出這些問題給佳佳時,老公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我意識到,他是真的在婚姻中受到很多委屈。就在此時,佳佳也才開始真正意識到,自己強勢的個性是婚姻中這麼大的導火線,這與我們原先聽一面之詞時所認為的「老公欺負她」,有了180度的轉彎。
 
我希望他們回家做三件事:

一、在生氣時確定對方是否只是聲音大還是真的有情緒?

二、在家裡找一個可以讓老公自由撒野的地方。

三、去思考決策與後果是一人?還是雙方共同承擔的?
 
一個月後再見面,佳佳告訴我,自從來諮詢訓練後,她原先的「性交疼痛」已經成為事件中的配角,她果然已經沒事。
但從整個事件的處理過程來說,她和老公最感謝的是我為他們所做的家庭協調,因為從那天回去後,他們就開始注意起,會吵架是認知上的差異,確認後真的減少許多衝突。
 
二,她開始著手整理一個空間當成老公的書房,好讓他假日回來的時候有地方可以自由伸展不擔心,另一方面,在臥室的空間中則另買一張雙人沙發讓他們可以沒事窩在臥室一起看電視。
 
三,上床前也不再強力要求遵守換睡衣的潛規則,甚至開始練習我建議的,兩人不穿下半身睡覺。
當這些事情完備後,佳佳慢慢發現老公的心終於又回家了。當然,現在的她不但不會擔心沒愛可做,甚至連過去覺得不可能修復的感覺都開始尋回了。
 
症狀的本身也許可能是事件的主體,但也可能是客體。
 
如佳佳,諮詢訓練前總認為老公的性障礙是來自她陰道痙攣或性交疼痛所致的,諮詢訓練後才知道,原來導致夫妻性關係上的不和諧是因為兩人存在權力關係上的不對等,這其實是很多人在婚姻生活中不和諧最大的導火線。
 
轉載:性福療程 專欄 良醫健康網-商業週刊(百大良醫)
作者簡介_ 本中心主任_童嵩珍_性健康管理師
 
 
 
 
文章內容請參閱:商業週刊>良醫健康網> http://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20943&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