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陰道痙攣(圓房障礙)

逃避行房,老公終於忍不住了

 
小麗因有性交疼痛尋求我們的幫助,來診時只簡單的描述因為這個問題困擾她很久,和老公之間的感情沒問題,只要性處理好,相信很多事情應該就能順利解決。
 
訓練過程也很順利,只是幾次的課程下來陪小麗來的全是媽媽,這讓我納悶,隨口問了一下,老公忙?老公在家有幫你練習?
 
小麗這時說:「我們倆現在正在為一些小事鬧矛盾,暫時老公不會來」,我心裡直覺怪,但因為小麗似乎不願多談,我也無意繼續深究。
 
直到兩人需要進行雙人練習時,我看見了小麗的老公。老公在候診室裡坐得離小麗及她母親一段距離,滑著手機不發一語,小麗這才說,他心裡還在調適中。
 
課程繼續進行,小麗的狀況需要老公進診室了解一下,老公說:「我想沒這必要吧!我們正準備離婚,這次是陪她來的最後一回了。」此時母親衝過來說:「念在這麼多年的感情,你進去看一下也好」,老公彆扭的進來,和我做了一些討論,說了一些小麗和他之間的事,他已經不想繼續了的種種原因。
 
小麗這時依然覺得「沒那麼嚴重吧!就是個性交困難,有必要這麼誇張嗎?」我在一旁緩頰說:「小麗,離婚的痛應該比練習還痛,對不對?我們要加油」,小麗說:「就算不為他,我也要為我自己變好」,此語一落,老公立刻說:「對,這就是她自私的行為,每次她都不肯認輸讓步,總覺得別人需要配合她」,老公,死了心留下一句,「這麼多年的婚姻,我會太了解她了」拂袖而去。
 
自愛有錯?從這件事情看來,小麗把自私的行為解釋成自愛。
著名心理學家佛洛姆說,自愛是以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下愛自己,自私是傷害別人只為自己。
小麗不認為自己的問題已經耽誤彼此的關係,更不認為積不積極處理這個性交疼痛或進入障礙有什麼問題,最後連老公去意已決還不認為這已經是婚姻的盡頭了。這樣的傷害,不是他一個人,是老公的呵護,是他們七年的婚姻,更是老公無盡的包容啊!

作者簡介_ 童嵩珍 性健康管理師 (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