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口爆或顏射男人最想實現的性幻想 ?

口愛,對承翰而言是完全陌生的神祕領域。
他對性經驗留下唯一印象就只有短短60秒活塞所帶來的抑鬱挫敗,談不上成就感,更遑論高潮滿足。口交僅止於A片看過,他從未體驗也難以理解有何快感。「直到女友抱怨我不體貼,覺得我那一分鐘就是自顧自的爽,希望我們先做足前戲再上主戰場,至少拖長前戲,她也舒服,做愛就不只曇花一現。」承翰滿腹委屈說著,自身的狀況被女友誤解,難以啟齒只能順著她的意去做。那會兒,兩人大刀闊斧地做足了前置作業清潔一番,女友才幫他脫下內褲─只是往槍桿子吹一口氣─就走火了!當下,女友嚇傻地瞪著褲頭上那灘豆漿,嘴角夾雜著失望與怒意沉默不語,承翰更是羞愧得無地自容:「丟臉死了,我面子不知該往哪兒擺,原本還可以做個一分鐘,以為前戲沒有活塞來得刺激可以緩解早洩的問題,竟然連嘴巴都還沒貼上就射了,當下超想把自己給剁了!」。
 
姑且不論承翰原先即有的早洩問題,其實與他一樣在口愛時特別容易敏感的男人還真不少。硬挺挺的男兒提槍衝刺十分鐘沒問題,但那話兒碰到那口兒,不是被秒殺就是立刻疲軟投降,不爭氣的狀況屢試不爽,懷疑自己性能力不說,開始逃避口愛的大有人在。究竟為什麼有些男人被口交時就是比較敏感,做愛跟口愛表現會差那麼多?
 
從生理層面而言,口腔除了比陰道更溫潤以外,從嘴唇、齒尖、到全人體最靈活的肌肉─舌頭,甚至喉嚨與手也可使上一份力,吹、含、吸、舔、摳、搓、咬,有道是「自有内事迎郎意,殷勤快把紫簫吹」,正是如此豐富而多變的口技調弄讓男人為之瘋狂。雖說男人陰莖最敏感的部位在龜頭,但容易受到刺激興奮高潮的部位跟方式卻不盡相同,有人會因為嘴巴濕熱的感覺而高潮,部分則偏好刺激陰囊睪丸,又或吸舔快慢之間節奏變化,都可能讓他在短時間內繳械投降。所以,不熟悉自己陰莖敏感狀態的男人,自然可能發生做愛猛如龍,口愛快如風的窘況,這並不是性能力的問題,而是沒有探索了解自己在性愛中哪些感官刺激比較容易引起高潮。
 
以心理層面觀之,伴侶口交時往往為男人帶來被服侍甚或征服的快感。<金瓶梅>中潘金蓮在為西門慶品簫時說道:“我的親親,你有多少尿,溺在奴口裡,替你咽了罷…”,西門慶聽了,越發歡喜無已,於是便真溺在婦人口內。
 
我們可以理解為何許多男人總幻想著能對伴侶”口爆”甚或”顏射”,這為他心理帶來高度的興奮與期待,好像這是成為男人必經的成就(有些男人會喜歡在口交時半強迫壓著伴侶的頭,這是容易招致伴侶反感的舉動)。所以即使生理不敏感,被口交時還是難抵擋過度性興奮或緊張而導致射精,此類心因性早洩主要是過激的情緒所引起,就像漲滿的水球稍一觸碰到就會爆裂噴濺而出。口交對承翰來說其實是比做愛更艱難的挑戰,他一方面背負著對自己控制力不足的挫折,另一方面又盼望初次被口交的體驗,緊張、興奮、期待、擔心害怕的情緒紛紛交雜而至,在生理跟心理都極度敏感的情況下,爭不到一口氣時間其實也算非戰之罪,還可以勃起已是難能可貴。
 
如果口愛特別容易早洩該怎麼辦呢?不妨就試試「好試慢磨」─生理敏感好好試,心理敏感慢慢磨;雖說伴侶的口技跟興奮有關,但每一個吞吐都是男人了解自己敏感帶的好機會,請伴侶不要急著立刻就把所有絕活都用上,剛開始可以放緩速度跟力道,一次一個動作好好試,體會不同口技之間哪些會讓自己太快高潮,跟伴侶多花點時間練習在關鍵時刻踩煞車,等到同一個套路熟悉後再慢慢加入組合技,這摸索的過程不但有助於延長口愛享受,也能增進閨房情趣。如果問題是心理過度亢奮/緊張,則需要多點耐心慢慢地減敏感,大多數這類型男性都會對口交有過份非理性的遐想,渴求伴侶服侍或參雜著強烈征服慾,心理上的念想並不是說放鬆就能放鬆,偏執嚴重甚至還需專業介入處理,不過從行為面我們建議口愛前多從陰莖以外部位慢慢刺激,圍魏救趙不要直搗黃龍,讓他有足夠時間適應即將面臨口愛;或者,也可採取互相口愛的69式,讓男人同時也逞”口舌之快”,透過服務另一半讓注意力不過於集中自己,減緩征服的快感。
 
男人不能只剩一張嘴,當然更不要輸給一張嘴,有的男人遇到口愛就是會敏感得兵敗如山倒,那也不是什麼病態問題,畢竟嘴巴跟陰道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刺激快感各有千秋,勝得這場不保證贏得那場,但可別因為爭不了一口氣就開始怯戰,敗有敗因,也許紫簫吹得太殷勤刺激,可能緊張期望太過度,不論是生理還是心理敏感,找對方法總有機會從對方舌尖上扳回一城。
 
作者簡介_ 本中心健康管理師_柯玟卉

嵩馥性健康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 北京、上海、深圳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台灣嵩馥性健康管理培訓中心「性理療師」結業
中國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
WACS世界華人性學家協會「性治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