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性福的最後一堂課

最後一堂課聽起來有些悲戚,不錯,就是一個不到臨頭心不死的概念。
三年前,小淳為了準備結婚來諮詢困擾他多年的早洩和勃起問題,最後在面臨上課前竟然放棄,他抱持的心態是,說不定婚後就會「自然而然」改善的想法離開,而此次會再度踏入,事實上是被強壓過來的,因為太太在協商過程語中帶刺地說:若再不處理就分居。
只見太太淚眼哭訴著先生要不就是疲軟無法進入,要不就是勉強硬了,卻在碰到陰部時就射在外面。這時小淳仍是不改逃避又嘴硬的個性,在太太語未落時趕緊補上:我也是有完成的經驗啊!此時太太聽得更惱怒,原來他所謂的「有完成」是得靠酒後才能偶爾地插入。眼見兩人情況膠著,小淳才在太太半威脅利誘之下答應來上課。
 
進入訓練室,小淳的生殖器蒼白疲軟的展現在我眼前,我要他嘗試示範他自慰的真實狀況,原來他與眾不同,一直是以隔著包皮用羽毛般的輕柔撫觸完成
過程中,只要稍加刺激,他就痛得哇哇大叫,我想,難怪太太對他怎麼前戲都沒有舒服過,更別說因為太敏感,碰到陰部,就會忍不住射精。
 
比起生理狀態,我也關心他的心理世界,不斷地否認他隱藏的心理壓力,最後他似不耐煩地說,我無法接受愛撫而不做愛這種事,因為,脫了衣服摸還不做,很怪,萬一愛撫後她想做,我又軟屌,那該怎麼辦?小淳災難化思考嚴重,對還沒發生的事做過度的想像;
還認為,「只要濕了,不管有沒有硬,就是要做!」這也是心理學上常見的「自動化思考」模式,認為濕了就得滿足。在面對壓力情境時常常表現失常的操作焦慮,例如在練習時,即使太太在旁邊看也沒問題,但實際要做時卻怎麼也摸不硬。
 
一連上了五堂課,堂堂都是鬼打牆。小淳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真實狀況,卻又一直表現不好,正當我們都覺得「一籌莫展」陷入瓶頸時,小淳竟然主動承認自己有『插入焦慮』,滿腦子想著,只要有「插入」就可以「解決」,而所有的不如意都會迎刃而解,但事實上是,不論他嘴上再怎麼否認,五堂課下來就是遲遲「未能成功」。
直到今晚嗅到課程即將結束的氣息才意識到,萬一再不抓緊,恐怕連婚姻都會破滅了。
這時小淳才願意幽幽道來他的自欺與埋藏在內心的焦慮是和過去備受期待有關,因為從他懂事開始,其他手足有不光彩的犯罪紀錄,父母就認定他是家裡最有出息的人,被家庭當成「拯救者」寄託了莫大的希望,但現在是,他竟然連一個小小的陰道都難以進入,這樣的窘境讓他備感壓力及羞恥,但今天,若不積極承認,這下不但要面臨婚姻的危機,還得承受更多,也許連自己都無法想像的原生家庭的失望。
 
承認自己有性上的問題,願意接受別人的意見,也願意在過程中做改變,在小淳認清自己確實有插入上的焦慮後,我也積極將認知重建帶入,協助他拆解壓力所產生的畏懼行為。發展因應策略後,小淳在認真接受我們的指導後,他開心地與我們分享家庭的新關係,跟太太裸湯泡浴相互進行愛撫也不再感到焦慮了。
 
最後一堂課意味著拉緊報,性功能障礙者經常推卸自己應負的改善責任,以拖制變卻求速效,最終反倒深陷泥沼。還好小淳即時轉念,保握最後一刻,如果你還在原地猶豫,是該起身面對了,手術、藥物及性治療訓練,任君挑選,重點是,如實面對才是最重要成功的第一環節。
 

作者簡介_ 本中心健康管理師_陳建臨

嵩馥性健康培訓中心  專任講師
嵩馥( 北京、上海、深圳 )  性諮詢師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
台灣第一位男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