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早洩 ( 早發性射精)

擼管治早洩,真的嗎?

可耀是個三十出頭當地小有名氣的室內設計師,與未婚妻交往十年,兩人因為工作地點不同,近一年碰面次數少至兩三次,需求只能靠自慰來解決。
 
從去年訂婚至今,發現自己做愛的時間越來越短,未婚妻即便沒有抱怨,但也關心的上網查閱相關資訊,發現很多內容都影射自慰會致早洩,要求可耀降低一個月一次(自慰)就好,但這並沒有延長做愛的時間,反而造成更嚴重,近來幾乎已經到了五六下就射的窘境。面對未婚妻失望與不安的表情,自己喪失信心不說,連與她見面之前都不斷擔心,想到要做愛就害怕。
 
訓練室的基本功,可耀的陰莖勃起非常快,但一加入感覺集中他就緊張到身體僵硬發抖,陰莖硬度瞬間掉到如「剝皮香蕉」的程度,常常軟軟的就射了。
 
「從來沒這麼糟糕過!!」可耀沮喪地問我:「還有救嗎?!」。
 
之後,可耀擔心回家練習不夠確實,在課堂上很認真做筆記學習。剛開始前幾週,覺得自己進步很多,可是一個半月後,他每次回報的練習狀況不是順序錯誤就是以為練習到某些程度就可以不用再繼續了,除此之外,對於實作的擔心也沒有下降,老想著用其他方式讓時間延長,例如戴保險套等等。
 
 
「我知道你很認真,也照著我們提供的方式練習,可是在我們依序討論你練習的過程中,發現你還是習慣依照你自己的流程步驟進行,能說說你的想法嗎?」我問。
 
「最近準備自己做點事業,也打算快點把問題解決(才能結婚),跟未婚妻見面時會想做愛,但我實在是太害怕時間不夠長,所以我趁做愛前洗個澡,順便打一發,想說等等做愛時間就會比較長;沒想到,一開始在前戲時就幾乎硬不起來,她後來竟暴跳如雷,說我不是(時間)短就是(硬度)軟,那種鄙視我的表情,實在很怕再進行下次,也很難在練習時把性美好的感覺融入。」可耀在向我說明他內心的擔憂時,間接也說出他最大的問題就是時間太快,評價太多。
 
在性功能障礙與治療的臨床研究中顯示,訓練性能力有不同的目的:生殖、身心愉悅或感官享受(生理)、減少焦慮或緊張的釋放(生理/心理)、個人的自尊和信心(心理)、關係親密/親近感和滿意度(人際/社會)。想在性上面表現好,是每個人都期待的,可是過度的擔心與錯誤的操作方式,卻容易出現反效果。
 
可耀用自己以為的「先射一次」讓時間延長,卻沒想到「性的不反應期」反而讓勃起更加不易。因此,針對可耀目前的狀況,最好的解決方案,除了原本的訓練需要按部就班外,也特別加入焦慮降低的漸進演練,期待未婚妻共同參與,從非性進入到性,降低性上真實的緊張。
 
可耀接受我們的建議邀請未婚妻在下一堂課時與他一起來,我觀察到她心不在焉,反覆的看手機,似乎對訓練課程不感興趣,於是詢問她對可耀的狀況有甚麼看法,沒想到她突然怒潮洶湧,覺得與人談「性」是噁心與赤裸的,對於訓練過程完全不諒解,可耀面對她的反應也變得尷尬。
 
經過我們一段時間的解釋,未婚妻終於理解,性是身心相互影響的過程,非她當初想的:「性是男人的責任」;而可耀所有的付出都是因為在乎未婚妻的感受,但這樣的「在乎」並沒有增加他練習的動力,反而影響了他的信心。
 
我提醒她,若是她也能適時的給予鼓勵,也願意共同參與兩人的練習經驗,這對他們來說,可以是對彼此的未來性福投資的一種努力,也更容易達到目標。
畢業前的每堂課,未婚妻幾乎是堂堂必到。
 
我看到的是一個生心轉變的過程,主要關係人…未婚妻,除了一反之前劍拔弩張的態度外,還與我分享這段時間練習的過程與心境的轉變:「交往前幾年,他是可以讓我(做愛時)感受到全身酥麻的,可是時間久了,婚也訂了,他好像就慢慢不如以前那樣熱情,我擔心是不是已經不能再吸引他了,但我從來不認為自己的反應會讓他有這麼大的壓力。」未婚妻這下笑得更開了,繼續說:「最近他會在做愛之前邀請我一起共浴,前戲也會問我的感覺,現在這種可以享受和他在一起的親熱與溫度才是我最想要的。」我轉頭看到的是,可耀的笑容在未婚妻稱讚的烘托下感受到更自信、更燦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