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陰道痙攣(圓房障礙)

等待七年的洞房花燭夜

接近晚上十一點,line的咚咚聲突然響起,美華傳來令人振奮的訊息:「孫老師,迫不及待想要跟你報告一下!我跟老公成功做愛插入了!」「我們很感動,還留下眼淚....」「而且他在我裡面射精...我真的覺得不可思議」「老公大哭!!做完後,我抱著安慰他,今天才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
 
沒錯,是美華的老公致中大哭。一個多月前,致中打電話來預約,說是認識老婆9年沒有性生活,有慾望也只能用磨擦的方式。自己雖與前任女友有性經驗,但不過只有一次,而且是很多年前之前了,老婆是處女,害怕做愛,自己也不夠硬,想來處理勃起的問題。
 
「老婆不來嗎?」我問致中。
 
「我覺得是我的技巧不好,硬度不好,所以都會弄痛老婆,可以先解決我的問題吧?」致中在電話的那頭跟我這樣說。
 
  進入會談室,致中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著他的問題。致中與美華認識兩年,結婚七年,從婚前平均一個月親熱12-16次,外陰摩擦都能高潮,到最近半年一個星期只親熱一次,明顯慾望降低,有時軟軟的沒有感覺也射不出來,更別說老婆不能高潮的問題了。
致中講了大概快十分鐘,美華一句話也沒說。
我反問美華,對於致中這些問題的想法?
美華說:「自己其實怕異物感,覺得有東西要塞進來很不舒服,可是又想生小孩,以前聽朋友說初夜這件事情是很兩極化的,有人說很舒服,有人說很痛!」但因為能不能進入陰道是男人的天職,把不能順利性交的責任歸咎給老公好像也應該。
 
「這樣吧!!我們建議還是先從美華害怕異物感進入陰道開始吧!,如果成功,還是有勃起的狀況,我們再來處理,可以嗎?」我說。
 
「這樣真的可以嗎?」致中看著老婆,然後又望著我。「真的不是我的問題嗎?不需要先處理我的嗎?老婆妳可以嗎?」一連串的擔心,即便美華已經點頭,致中看起來依舊不安。
 
「當你發現問題可能不是在你身上,你覺得…?」
 
「我覺得鬆了一口氣,可是我不認為我老婆真的可以或是真的願意……,都九年了。」致中突然就哭了就這樣,夫妻兩人同意先以美華的問題優先處理。兩人感情好到在諮詢室內不斷放閃,甜甜膩膩的感覺在要進入訓練室的時候完全轉變,致中開始擔心美華會不會臨陣退縮。出乎意料之外的,美華沒有歇斯底里的反應,依照我的指令一步一步的操作,很順利地完成基本訓練。「怎麼可能,就這樣嗎?只是酸酸的,沒甚麼痛的感覺!!」美華驚呼。致中看見美華連訓練器能自己放入,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致中個性上比較溫柔,美華讓他服侍慣了,練習到最後都是老公幫忙進出陰道的器具練習,老婆滑手機。感情雖好,但也有不想對老公說的不舒服,在性上,激情過後總在第一時間清理乾淨、從不進行口交,手愛也不是很到位!尤其是看到口交的A片畫面總是跳過等等;在生活上,吵架的理由往往是美華干涉致中的習慣,最後老公忍無可忍摔東西。漸漸生地,這些活瑣事出現裂痕,愈來愈大,加上婚後七年又沒成功做愛過,兩人最後考慮是不是要分開住,或當假日夫妻才能改善?
 
這些情況,對於治療後期的實作練習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即便美華已經可以順利放入跟致中陰莖差不多大小的訓練器,但因為「情緒問題」還卡在中間無法進行實作。眼見致中的勃起問題越來越嚴重,老婆的治療就要結案,但狀況還是不能順利性交。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情緒」反變成了主軸,於是開始對他們的生活與性做溝通練習,學習從小事件讓致中與美華練習表達情緒與感覺,傾聽對方的需求與期待,最後重複對話並確認表達的意思。
 
兩星期後,美華主動打電話來,敘述兩人最近關係比較穩定了,但還需要〝兩天〞。「為什麼是〝兩天〞?」我好奇地問。「如果兩天之後老公還是不能,還是忽軟忽硬的,那我們決定就讓他來處理他的問題吧!!」
 
致中本來就是屬於暖男,扣除壓抑很久的情緒之外,連做愛不成功的責任都自己吞了,實在不適合用〝兩天〞的壓力來加深操作焦慮;因為做愛本身講究情調,為了證明做愛成功的練習,也會落入相同的情境。
 
就這樣,差不多十天左右,晚上十一點,等待了七年的洞房花燭夜,性福在line訊息上傳了過來。誰說不能做愛一定是誰的問題呢?兩人同心協力地面對問題,找到問題的根源並且一起尋求正確的協助,積極的練習加上無障礙的溝通,才是成功做愛的先決條件啊!!!
 
作者簡介_ 本中心健康管理師_ 孫孟琳
 
 
嵩馥(上海)分中心  諮詢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