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怎教喑啞夫妻做愛,性健康的語言難題

從事性健康管理師以來,每一堂課程總是竭盡所能的替個案諮詢性健康,這次課程意外的不費我口沫橫飛之力,但倒是讓我使出洪荒之力。會談時陳宇寫下「她做愛無法放鬆,做愛沒能成功,我總是要壓抑自己的性欲。」老婆丁馨則趕緊拿筆寫著:「做愛讓我很緊張,怎麼可能放鬆?」
 
父母想抱孫,乾著急有用?
 
今天的個案是一對喑啞夫妻,陪同他們前來的還有母親與岳母,夫妻結婚一年始終無法成功性交,老公想要與老婆正常做愛可說是相當著急,雙方父母想要他們能夠正常做愛可說是「只能乾著急」,總不能站在床旁比劃著手語指導他們的性事吧!
 
老公是強姦犯?
 
丁馨跟老公交往兩年,結婚一年,只嘗試與老公同房兩次,老公細心呵護著丁馨,知道她對性事嬌羞膽怯,光是前戲就足足耗費兩個小時之久,但是到關鍵的活塞運動時,丁馨就會抬腿夾臀把老公推得遠遠的,為此老公相當沮喪,不想成為老婆眼中的「強姦犯」,只好自己一人看著情色影片自慰了事,就此過了一年「貌似」的夫妻生活。
 
男生都是壞人
 
為了讓雙方溝通順暢,我們決定讓母親陪同上第一堂課幫我們進行翻譯,丁馨寫說學校教育我們不能隨意讓男生觸碰身體,男生都是壞人,這種帶著恐嚇的性教育讓丁馨對於親密的接觸都戒慎恐懼,老公想要親吻或撫摸都會特別緊張。
當老公企圖要口交或性交就覺得好似會被侵犯一樣。即使課程中丁馨了解親密關係中「碰觸身體」有分老公跟一般男人的不同,但她對於性的「恐懼」能夠緩解到什麼程度還是相當令人擔憂,還好訓練室的課程出乎意料的還算順利,丁馨雖然有些微的性交疼痛,但不至於有嚴重的性交恐懼。
 
老天又給我孩子一道難題了
 
孩子天生喑啞,想必母親總是特別用心的在照顧,丁馨的母親說:打拼事業就是想要讓她過得好生活,擔心她一個人未來不知該依賴誰,生了一個妹妹相差10 歲陪她,離家200 哩送她去最好的喑啞學校學習唇語,就是希望她除了手以外還可以與人較為正常的面對面溝通,誰知道「重視教育」還不足,還得重視這個與生俱來的「性教育」,陳宇是個好女婿,左盼右盼就希望他們能趕緊讓我抱個孫子,怎知卻讓我遇上這樣的事? 我這輩子忙碌,到頭來還得再操心一次,最後的希望就是她能與平凡人一樣過著平凡的生活就可以了。
 
透過書寫的方式我們順利的進入夫妻間行房的教育,喑啞夫妻對生活溝通的部分固然順暢,但性溝通的詞彙懂得很少,光是一件「口愛」就需要比一般人多花很多時間來解說,因為這些學校不僅不會教,還希望他們懂越少越好,自己更不知上哪學?
媽媽說他們都聽學校主任老師的,他們和老師反映這件事,但老師只能說:「這是一件功課,自然放鬆就行!」因此丁馨理解在做愛過程中只要呆滯地躺著讓自己處在一個放鬆的情境底下就行,但陳宇覺得既好氣又好笑,老婆的放鬆根本就是裝死,一到重要時刻又裝瘋的害怕到無法抑制地推人。
 
「不能摸」是什麼意思?
 
在咨詢過程中,我問丁馨「是否有撫摸過老公的性器官?」丁馨寫下:「有的,但老公不喜歡」,因為那時老公著急地比劃著:『不行、不行』的動作,所以她一直認為老公是不喜歡的,但老公在諮詢的過程中澄清並寫下:「誤會」,解釋說,如果是在興奮的狀態下是喜歡的!因此,就連摸性器官這件只需意會的事,對他們來說竟是如此費事,難道是心智發展不足?還是性教育不夠充分呢?。
 
要「硬」真難
丁馨的訓練在我們細心的指導下很快就成功了,為了能讓他們能順利地進行陰道抽插的活動,我們特地抽空教導她進行前戲,勃起狀況一如常人,但問題出現了,當她在雀躍又緊張,想迎接接下來的活塞運動時,陰莖竟然秒軟,三番兩次的來回練習,但情況依舊沒能蓬勃生暉。
丁馨最後竟失望地寫著:「他硬了之後都會這樣軟掉,我真的很失望,不想再試了。」老公則更氣憤地寫著:「是她影響到我的情緒。」最後我勸說他們可以單獨進行練習,十五分鐘的努力後,老公的陰莖依舊時軟時硬。
 
或許陳宇的激情陪伴著丁馨一年多的拒絕,心力憔悴,陰莖也跟著憔悴了,也或許是,因為丁馨的問題掩護著陳宇的勃起功能障礙才能不知覺的拖遲至今,至今仍無解?
但他倆畢竟還是願意來面對的夫妻,相信能成功圓房也會是指日可待的事。期許未來能有更多的人願意走出來,事情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與複雜。
 
作者簡介_ 本中心健康管理師_柯玟卉
 

 

嵩馥( 上海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