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陰道痙攣(圓房障礙)

性福就是可以順利搞暈我

「就這樣?! 就只是這樣子的感覺嗎?! 」當穆瑞把一號訓練器成功放入自己的陰道中,她嘆氣的對我這樣說:「那這十年,我到底在做些甚麼?!」
 
李穆瑞,即將步入四十大關。雖然說女人四十仍是一枝花,但穆瑞卻從沒有真正享受過一個女人該有的性福。
身為瑜珈老師,穆瑞見自己的學生個個在她的引導之下調理身體順利懷孕,自己卻連行房都有困難,不禁潸然淚下。
 
在穆瑞小學階段,曾遭遇過猥褻,所以面對男人都會出現不自主地閃躲,連父親關懷的擁抱都令她卻步。
對穆瑞而言,老公是世界上唯一可以接近她的男人,就只是因為老公從來不強迫她,老公的耐心一等就是十年,而讓穆瑞踏入嵩馥的勇氣則是來自於兩年前的震撼彈:乳房腫瘤。
 
「那時我腦袋的念頭就是:『如果我死了怎麼辦?! 如果我甚麼都沒有嘗試過,那身為一個女人,連基本的任務都沒達成,我真的就是白活了,真的好想知道做愛是甚麼樣子的感覺啊!!』。」
 
腫瘤化驗的結果是良性的,不需要施行賀爾蒙療法,穆瑞死裡逃生的經驗轉化成為面對自己議題的動力,後來的日子不斷找尋不能行房的解決方案,坊間所有身心靈的課程幾乎都參加過,卻依舊無法解決害怕的陰影。
 
想說如果心一橫,把自己灌個爛醉或許可以達成目標,但卻成為穆瑞最糟的性經驗之一,每五分鐘跑一次廁所不在話下,把自己跟老公搞到凌晨五點依舊無法達標,隔天上班語無倫次更是糗到不行。
 
「同樣是女人,認識的病友或同學也有同樣很糟的童年經驗,為什麼她們還是可以順利行房享受人生,但我卻不行?!」穆瑞近乎絕望的問我。
 
「那......妳曾經有愉快的性經驗嗎?! 除了無法真正的讓陰莖進入陰道之外?!」我問了穆瑞。
 
「其實我是會自慰的,但只能隔著褲子。如果硬要說甚麼愉快的經驗,有一次老公也是隔著我的內褲服務我,我有得到高潮,老公超開心。
 
 
我們的經濟能力不算好,但老公為了我,省吃儉用的存錢,陪我四處求助。剛剛還打電話跟我說,要我放輕鬆,如果不成功也沒關係,再找方法就好......」
 
聽到穆瑞老公的支持話語,也看見了她對於這次求助的期盼,更加深了我對協助她們能成功行房的動力。「不擔心,嵩馥會陪著妳的,我們一起學習怎麼當個女人,讓妳與妳老公真的能成功做愛吧!!」
 
從認識自己的身體開始,我引導穆瑞看著自己的性器官,我發現穆瑞看到鏡中自己的生殖器,有閃躲的表情,但並不抗拒,即使口中依舊表示害怕。
 
我按部就班的為她一一介紹外陰、陰蒂、小陰唇、陰道口等女性重要部位,穆瑞的眼神漸漸露出光亮:「原來這裡就是我覺得有舒服感的位置(陰蒂)......,原來這裡就是小陰唇......」像是個孩子發現新大陸的好奇與開心。
 
只不過當我拿出一號訓練器,穆瑞的大腿馬上併攏,表情一沉:「孫老師,妳要做甚麼?!」
 
「別怕,妳摸摸看。」我試著安撫穆瑞焦慮不安的心,讓她認識訓練器。
 
「這個放進去會痛嗎?! 放進去之後會不會感染?! 我會不會流血?! 會出現......」穆瑞一邊探索按摩棒的材質,一邊開始了連珠炮的問話。
 
 為了讓穆瑞更瞭解進行的過程,我再次地解釋了訓練的方式,並一一回答她的問題,引導她慢慢的,有意識的隨著我的帶領,讓一號訓練器順利地靠近了她的陰道口。
 
「會痛嗎?!」我問穆瑞。
 
「不會,但我很害怕,我還是怕等等會痛。」穆瑞的手有點發抖。
 
「不舒服的感覺會有,例如有異物感,可能會有點刺刺的或脹脹的感覺,如果真的不喜歡,停住放在那邊就好,讓身體適應一下,不要讓訓練器離開妳的身體,不然我們就得重新再來一次了。」我依舊保持溫柔穩定的聲音引導她。
 
我看著穆瑞鼓起勇氣,聽著我的指令,慢慢的把訓練器放在陰道口,調整呼吸頻率,不舒服也能停著不動,讓身體放鬆(這是瑜珈老師的長項,不過心裡的壓力存在,似乎操作的順利度也小小的受影響),大腿也能平放在治療床上。
 
 終於,穆瑞把訓練器放入最難的關卡:「孫老師,好脹啊!!」
 
「對,就是那裡,恭喜妳,妳突破了最難的那一關。會痛嗎?!」我問。
 
「不會痛,但是很脹,刺刺地在正中央。」
 
「如果不會痛,繼續往裡面推,對,就是這樣......」我繼續引導著。訓練器只剩下一小節在陰道口的外面,恭喜穆瑞終於成功地從「無」跨入「有」的新境界。
 
「就這樣?!就只是這樣子的感覺嗎?!」當穆瑞把一號訓練器成功放入自己的陰道中,她既開心又嘆氣的對我說:「那這十年,我到底在做些甚麼?!」
 
「妳唯一做的就是害怕唷!!」我笑了。
 
「孫老師,我可以做愛了嗎?!」幾天後,穆瑞與我聯繫。「老公覺得我可以放入一號訓練器時開心到眼淚都掉下來了,但他的陰莖比這個直徑0.5公分的訓練器還粗很多,到目前為止,我還不敢讓他(的陰莖)碰我呀!!」
 
就這樣,性福訓練計畫如期進行及完成。
回想過程中夫妻倆學習性愛姿勢的時候,老公真的很認真學習,而老婆反倒像個羞怯的小女人,最後老婆反倒開起老公的玩笑說:「學這麼多性愛姿勢上的變化,是要搞暈我嗎?!」。
看他們為了這臨門一腳的性福等了十年,真替他們開心與心疼。
 
「孫老師,謝謝妳!! 我們成功了!!」某天下午,我收到了快遞,一盒甜滋滋的巧克力與一張小小的卡片。
 
我彷彿看到了穆瑞兩夫妻站在我的面前,笑盈盈的互相對望著。這屬於他們兩人的性福起點,從嵩馥開始,正帶領著他們走向人生的另一個階段呢!!
 

作者簡介_ 本中心健康管理師_ 孫孟琳

 
嵩馥(上海)分中心  諮詢師
珠海陽光醫院性福門診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