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陰道痙攣(圓房障礙)

性愛的殘缺是身體的聲音嗎?

走進諮詢室,習慣性的轉身把門帶上,並簡單做個自我介紹:「你好,我是柯老師!」慧珊這時也起身走到門口,順手把門給反鎖上並回應我說:「你好!」。
「鎖門」是慧珊表現出來的直覺行為,這種行為反應在其他個案身上並不常見,我不知道這樣的表徵,對她而言是否是她對生命安全的擔憂?我的確有些疑惑。
 
陪同慧珊前來的是小他五歲的老公Mike,
四十歲的慧珊一直以來都有恐懼性交的問題,今天之所以能鼓起勇氣來面對,是因為如果再不面對,她跟Mike勢必得離婚,慧珊的眼眶漸漸泛紅,一旁的Mike表情顯得無奈,諮詢的過程中,我請Mike暫時離席,單獨和慧珊深聊,讓慧珊緩緩說出她生命中關於性的故事……
 
三十歲是邁向熟女階段的一個里程碑,慧珊決定在三十歲生日當天,敞開身心,準備與初戀男友一起進入性愛的歡愉裡。
 
還記得初夜那晚,鏡子裡映出的是慧珊的胴體,在汽車旅館的化妝室裡仔細妝點著自己的身體,志宏一雙粗糙的大手,遊走在慧珊細膩柔滑的肌膚上,志宏抓著慧珊的手,摩擦著自己勃起聳動的陰莖,在慧珊的脖子旁說道:「我要進入你的身體!」剎那間,慧珊不知怎麼了,瘋狂的推開男友,臉色發白、全身顫抖、腦筋一片空白,昏厥了約略有十秒鐘。
清醒後,慧珊自責,不知道自己這麼恐懼性交,但在事發後,志宏不但不懂得如何安慰慧珊,反而坐在那兒生悶氣,也就在那晚之後他們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只是兩人的感情就此漸行漸遠。
 
往後慧珊就一直期盼著這世上會有一個叫「靈魂伴侶」的人在等著她,
可是為何每個男人總是毀了她的期盼,
每當他們用挑逗式言語,暗示著想和慧珊做愛時,慧珊就下意識的推開他們,甚至會想他們就是破壞自己身體的壞人,她不准任何男人侵略自己的身體!
只要發現對方有一絲想要占有自己身體的想法,慧珊就會熟練的採用冷戰的方式丟下對方,待對方完全受不了後,主動跟慧珊提出分手。
她想,與其未來的某一天,對方發現自己身體是殘缺的,倒不如讓自己先當那個劊子手,斬斷所有可能會失落的連結。
 
這就是慧珊的戀愛模式--表面上看似是她落下了別人,但其實被落下的人…是她自己。
 
三十五歲時的慧珊依舊滿腔熱血的期盼一段真摯的情感,但是有時也會質疑她的想法是否正確,在茫茫人海中是否真存在著自己所期盼的「靈魂伴侶」?
 
直到認識了Mike…雖然Mike的各項條件都不如預期的那樣理想,但Mike卻有著她認定「靈魂伴侶」的特質,因為他從未跟她要求發生過性關係,就這點,她就可以證明他會是她決定要嫁的終身伴侶,可是,諷刺的是……
在四十歲的今天,她仍逃不過做愛的威脅,因為Mike也像其他人一樣,再也受不了無性的威脅了。
 
經過幾次性心理諮詢後,慧珊漸漸明白,錯誤的性認知是最大的元凶。
認為陰莖進入陰道的行為是侵略她身體的凶器,而進行抽插的行為是要搗爛她身體裡器官的過程,錯誤的恐懼放大了性交的疼痛感,日積月累封閉了在性上面與他人的連結。
 
說好了要努力勇敢地克服,但在訓練室裡轉眼就失去了理智。
當我們進行用手觸碰下體的「認識身體」的課程時,她簡直害怕地全身顫抖,在幾經安撫下,我示意要她自己練習將一根手指頭放入自己的陰道裡時,她神色大變,告訴我說,這樣的行為好似是用自己的右手持凶器要硬闖,而我的鼓勵頓時成為幕後的指使者,要把她身體裡的器官全給搗爛一般,她開始瘋狂亂吼、亂叫、亂抓,瘋狂大喊「救命呀!我要死掉了!」
 
恐懼是大腦根據以往的經驗做判斷的指標。
對於「可能會對自身安全造成傷害的人事物」進行評估時所採取的保護機制。
而慧珊就是用這種錯誤評估來進行「性」的安全間距,這樣反倒成了錯誤的安全基礎。
 
課程結束後,慧珊終於展現笑容的克服了對陰莖進入身體的恐懼。
在慧珊心裡,那錯誤認知所致的性愛殘缺,整整整了她十多年,而老公Mike五年的陪伴與等待也終於落幕,身體的聲音再也不是性愛殘缺的聲音,而是一個嶄新的開始,看著他們夫妻終於成功的背影,忍不住的還是繼續恭喜他們。
 
作者簡介_ 本中心健康管理師_柯玟卉
 
 
嵩馥( 上海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