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性福關係

「交往8年,不結婚對不起她...」抱著負責任的心態結婚,不會讓你幸福

小雅進診間時一直哭,她訴說著結婚這兩年多來,性生活貧瘠的只有3次。
剛開始以為老公毓成是不是性慾低下或性無能?
因為她發現在這少少幾次的性生活中,毓成表現的也不太理想,常常是做到一半就軟掉了,叫老公去看醫生,他一直不肯,表示自己真的沒有問題,只是單純不想做愛而已。
 
「他很坦白地告訴我是對我沒性慾。我不是他喜歡的那種外型的女生,他喜歡年紀比他大的,而我和他同年,還有,他說他待在我身邊會有莫名想逃走的感覺。」這段話讓我感覺這沒性慾好像有跡可循。
 
小雅繼續說:「我們交往8年,我很愛他,之間雖然有分分合合的,但後來還是在一起,我覺得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他單純不想做愛而已。
 
老師,你有辦法讓他和我做愛嗎?我們真的需要小孩呀。」
 
留下老婆在門外,換先生毓成進入診室。
毓成的防禦心超強。他說:「我老婆和你們說了什麼我都承認,我就是不想和她做愛。」
 
「她沒說什麼,她只是想要小孩,你的看法?」我問。
 
「我沒什麼看法,反正最近我們也談過,如果再不好,就離婚吧!」
 
「有這麼嚴重嗎?」我問。
 
「坦白說,都是我的問題。是我對她沒興趣,是我硬不起來,但是我心裡最大的聲音就是,如果可以,我不想和她有任何的關係,包括做愛,和她在一起我就是覺得不自在,能逃避多久就多久。」
 
「那你為什麼會想和她結婚呢?你們不也在一起許多年才決定在一起的。」
 
「是的。就是因為在一起這麼久,雙方家長都見過,如果不結婚好像對不起她,況且,她又那麼愛我,我沒辦法和她和她的家人說我們沒辦法生活。婚前本來就少做愛,婚後我們幾乎就沒做過,少數的這幾次都是因為要小孩,沒辦法,吃了藥(壯陽藥),一開始還可以,做到一半就不行了。我知道我的功能真的沒問題,我只是不想和她做愛。」
 
我感覺這問題不是在功能性的,而且狀況非常複雜。
 
每對夫妻不想做愛的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是雙方沒有積極正面面對無法最愛之下難以起口的問題,我相信毓成夫婦也一樣。
 
「你覺得老婆最讓你難以忍受的是什麼?」我開了個頭。
 
毓成看一下四周圍,確定診間的門是關上的,他說:「她是個很可怕的女人,婚前我們的個性就不合,主要是她掌控欲太強,任何事她都用她的方式默默在關心,後來我們分手後,我也交往其他的女人,但是不知為什麼她都可以和她們搭上線,而且還做好朋友。

我發現一整個驚呆了,她明明就是一直在監視及跟蹤我,我這些交往的女性最後都因為她而和我分手,我實在沒辦法。

最後一次,我們吵得最兇,是因為她知道我和一位有夫之婦來往,不知道她是怎麼查到對方的資料的,又去和人家做好朋友,可是因為這女生也很倔,堅持不和我分開,她卻直接去告訴這女生的老公,最後鬧得很大。」
 
生活的和諧不在於做愛的次數,而在是否能相互體貼、相互信賴。
 
從毓成的陳述中我知道以前他們去求助的醫院,包括泌尿科及精神科都傾向於把問題簡單化地丟給男性,但他們的問題真不在男方,而是在老婆身上呀。
 
諮詢最後,我和小雅單獨談。
 
小雅也坦白說,她的確有偷看老公手機的習慣,習慣追蹤老公的行蹤及對話狀態,她知道老公真沒性功能上的障礙,因為他和其他女人都行。
 
小雅堅持只要他願意和她做愛,她什麼都可以不追究,而且做這些「適切」的調查根本不算什麼,只是維護家庭基本權益而已,沒有故意要去傷害誰。
 
可是,事實上,小雅可能不知道,要老公願意和她做愛,用這種方式真的不是辦法,因為,雙方已經失去基本的信任和愛了。
 
毓成沒性慾、做到一半陽痿,問題真的不在性上,而是在和老婆小雅的相處上。
 
這樣恐怖的諜對諜,一方攻、一方逃,男方能做愛,除了把自己的情慾及知覺完全去除(想像這不是我老婆)以外,我想應該沒其他的方法了吧!
 
最後,我提出對他們的建議:「治療的部分可能要從老婆開始,最後才加入老公的部分,你們確切的狀況需要的是『夫妻同治』的治療。」
 
雖然小雅還是不認輸的認為我是在瞎說,懷疑我的看法是袒護老公的惡行,因此他們沒有進行相對應的治療,但如要真要我解這道題,應從小雅身上著手。
 
從自己做起,建立小雅對自我的信心,把對另一半的控制欲收起來,誠實面對自己的缺乏,試著用同理心面對兩性之間的相處,互信、互諒、相互尊重才能從相處中的感覺舒服自在進入到真正的和諧性生活。
 
因此,若要假愛之名進行控制之實,最後只得承認結局竟是兩敗俱傷啊。
 
轉載:性福療程 專欄 良醫健康網-商業週刊(百大良醫)
作者簡介_ 本中心主任_童嵩珍_性健康管理師
 
 
 
 
文章內容請參閱:商業週刊>良醫健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