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車要自己開,鳥要自己抓

李先生五十多歲,人長得好看,書卷氣、說起話來中氣十足,口吻有些霸氣。微笑時雙眼彎彎、魚尾紋由眼尾散開,短髮硬挺、黑白相間,髮流蓬鬆散出熟年韻味。從他推門到坐下,還沒說起自己的困難,刻板印象就讓我在心裡發出了一句獨白:「有事嗎?你這萬人迷,會有性困擾?」但專業訓練提醒我,這不過是眼光短淺的偏見,在性愛世界裡,什麼人都有可能遇上苦不堪言的煩惱。
 
於是我微笑輕問:「李先生,遇到什麼問題呢?」他直視我片刻沉默不語,像是在思索著,要透漏多少他的床上困擾。
 
「好吧!既然來了就不怕醜,都跟你說吧。不知怎麼的,我做那件事,沒辦法像年輕時那麼持久。結婚前,二十幾分鐘是常態,年輕嘛。結婚後,可能有點疲乏了還是怎麼的,就沒辦法那麼久了。我試過很多方法,吃偏方、噴神油,都不行,後來去看醫生,說我是早洩,陰莖太敏感,給了一些藥,剛開始吃還有點效,但很快就沒用啦,再去看醫生,他要我切斷陰莖的神經,讓陰莖別那麼敏感,我也做了。手術復原後,確實可以做久一點了,但看著陰莖進進出出,但沒感覺,就像那不是我的陰莖似的,一點爽感都沒有。沒多久,又不行了。我妻子後來就鬧上了,說我藥也吃了、刀也開了,都還不行,肯定是心病,她斬釘截鐵地說我一臉風流,絕對是外頭有女人了,她乾脆成全我,要和我離婚。」 他嘆口氣,捏捏手機,額上冒出淡淡汗珠。
 
「你很難過吧,做了那麼多努力,還挨了一刀,最後還要被老婆冤枉。後來呢?」我為他的遭遇感到難過。
 
「後來,就離阿!不然怎麼辦,我的身體我又沒辦法控制,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怎麼了,說也說不清!我身體很健壯阿,健康檢查的很好,也才五十幾歲就頂不住,實在說不過去阿。老婆天天鬧,我受不了就簽字了。」
 
看著他因為激動而繃緊的身體,肌肉線條分明,肚子雖然不像年輕小夥子內收,但也挺結實,確實是個健康的男人。「離婚了阿,很捨不得吧。所以,你是想把老婆追回來,才會來這嗎?」他沒聽我說完,急躁的搶著接話「不是不是,離了就離了,我給了她一大筆錢,她為我養大三個孩子,這筆錢夠她後半輩子悠哉度日了。我本來想,我都這年紀了,沒有性生活也沒啥關係,就認了吧。但離婚後,我一個人清閒了,想來想去,覺得這樣活著都不像個男人了,沒意思!所以呢,我找了幾個小姐試試,雖然不像年輕那樣,但還行,沒有跟老婆那樣的狀況了。」
 
「那很好啊!恭喜你,這樣不是就解決了嗎?」我問。
「是阿,我也這麼想。但不知道為什麼,幾次以後又不行了。我猜想,可能是因為沒感情吧,小姐都趕時間的,想趕快結束收錢。所以我又找了個情人,交往前三個月什麼都好,帶著她四處旅行,上床舒服、下床開心。我想這女人真不錯,開始有點想再結一次婚了。但我好像被詛咒似的,三個月過去,我又開始漸漸不行了,現在快一年了,她說她需求大,我如果再沒辦法,就分手。」
 
「哎呀,你和她有感情了吧,為了這種事分手,你捨不得吧」
 
「也不是,她要走就讓她走,我無所謂。只是我想,我這樣一個事業有成的男人,難道真的注定要敗在這件事?我不服氣!我要再拚一次,如果還是不行,那就是老天爺決定的,或許就是我事業成功的代價吧。」他雙拳緊握,表情堅毅,宣示了他戰鬥的決心。
 
「嗯嗯,好。你有這樣的決心,我們一起努力,一定可以讓你重振雄風。我先跟你解釋一下我們進行的方式。」
 
「老師,不用解釋了,不管什麼方式,我都接受。今天就立刻開始吧!」
 
「喔,好好,看來你真的急了,好,我們就從今天開始鍛鍊。我先去準備上課要用的材料,你先閱讀課程進行的簡介,我等等就來。」
 
我起身離開,在掩上門的同時,我聽到李先生溫柔音講著電話「我今天就上課了,妳乖乖啦,上六次課我就會好了,相信我。晚上帶妳去吃飯喔,在家乖乖等我」。我想,他戰鬥的目標顯然不只是老天爺,還有他口中那個無所謂的女朋友,以及他們之間的相互愛戀。我加緊腳步準備資料,心想,李先生太愛面子了,他其實很想留住女朋友的,好!我一定要好好上課,讓這帥氣大叔學會控制能力,過上幸福的親密生活。
 
「好,李先生,那我們就開始上課喔。 開始之前,還是要跟您詳細說明,我們課程進行的方式。 每次兩小時的課程,會包含心理諮詢和性感覺集中的鍛鍊,所以會有對話和對您身體必要性的接觸。」
 
「這我知道,來之前我都上網查過了,沒問題。老師快開始吧。」
李先生眼神一直盯著牆上的鐘,我想他是想著接女朋友去吃晚餐。
 
「好好好。那另外呢,每次我們會給你家庭作業,你必須回家自己練習,每天十五到三十分鐘。」
 
「自己練習?什麼意思?」他雙眉緊皺的提問。
 
「就是您要照著我指導你的方式,按摩自己的陰莖,控制住射精的衝動。能力的鍛鍊,需要您平常配合練習。」
 
「阿!老師妳什麼意思阿!妳是說要我碰自己?」
 
「對阿,不然怎麼練習。」
 
「這我可不幹!我從小到大沒碰過自己。我不手淫的。碰自己是幹啥阿!」
 
「阿,那可是你一定要練習阿!還是,你請女朋友按照我們的指導來幫你按摩,讓你練習。可是要記得,不是作愛喔,要照步驟來才有成效」
 
「讓我女人幫我練習?那更不行!我在她面前就必須是個男子漢,讓她抓弄我十五到三十分鐘,我還是不是男人啊。」
 
「可是李先生,你一定要訓練自己能在不同的刺激下,控制注射精的衝動,所以一定要碰自己阿!如果只是來這邊讓我們幫你練習是沒用的,就像鍛鍊肌肉一樣,一年練幾次是沒用的。」
 
「那我不行,我絕對不碰自己。那算了吧,我還是再想想別的辦法吧」
 
「那你女朋友呢?要和她分手?」
 
「這我再跟她商量,叫我碰自己就是不成!」
 
李先生起身趨前和我握手「老師,不好意思耽誤你時間。抱歉,我不知道還得碰自己,這對我挑戰太大了。我的陰莖只能讓女人碰的。謝謝,我先走了」
他跨著大步往馬路走去,寬大的肩線逐漸消失在黃昏夜色裡。
 
我想李先生恐怕注定是要認賠殺出了,他不是輸給什麼莫名的詛咒,也不是輸給老天爺要他付出的代價,而是輸給自己偏差的觀念。也難怪他會陷入換人就恢復,一但模式固定就又早洩的惡性循環裡。不碰自己聽起來似乎只是無關緊要的習性,但這就像上了台行駛中的車子,自己卻不握方向盤也不踩煞車一樣,只能坐著眼巴巴看車子移動、撞山、耗盡油料停下不動。自己的車,還是得自己開,在雙手中仔細感覺方向盤的些微張力,用腳板感覺車子在鬆緊間變換車道的快感,以及能隨意念自由暫停再行的駕馭感。男人的車,還是要自己會開才行。
 
*** 因版權關係,本文請勿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