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我不是她的人體按摩棒

與女人做愛能讓她每次都高潮,男人不驕傲都難。通常我們都會認為讓女人高潮是取決於男人的表現,這次要分享的故事,有些不大一樣。
 
許爭,近40歲,目前擔任某大醫院專科醫生,來求治的原因是他同時患有多種性功能障礙,可是,為什麼他既能在有性功能障礙的情形下又能讓老婆高潮呢?
 
許爭和太太結婚7年,覺得性生活品質越來越糟糕,早洩和陽痿困擾他多時,不好意思就近在自己的醫院就診,特意跑到其他地方拿藥。
 
雖說這藥物在一開始時會讓性功能有明顯的改善,但總是不想長期被藥物綁住。有時想就偷懶不吃吧,但總也會心裡怪怪的,做愛前總覺得沒信心,結果就在這左思右想的狀況下,性慾也悄悄地下滑了。
 
問到與老婆性生活的頻率,他說大約一個禮拜兩次性生活,都是勉強自己做的,勉強的結果,就是太太越投入他就越敏感,太太不投入又不夠硬,完全喪失在性方面的主導權,漸漸的對性生活缺乏興致。
 
許爭在對談時非常流利,一進到訓練室,就頻頻跑廁所,怎麼操作都起不來,軟軟的就有想射的感覺,而且對性感覺到相當不自在。他表示,以前讀書時,只要一到考試,晚上都睡不著,到考場完全不敢喝水,解題順的話還好,不順他就會很急,因此,從此可以看到許爭骨子裡常因焦慮所產生的惡性循環。
 
經過幾周的課程後,許爭在訓練室的表現非常的好,但是從表情看來,他完全沒有任何享受的樣子,活像個忠實執行任務的士兵。另外提到這幾星期都沒ML,問他為什麼?他說:「在還沒準備好之前最好還是不要輕易嘗試!」,課程最後,他還不小心說出「跟老婆做愛沒有愉悅,要確定能快速活塞才打算再ML。」從許爭的表情中好似泄露出什麼難言之隱,於是我發現我趕緊追問:
「太太曾經有在性上抱怨什麼嗎?」
 
「我們彼此不和諧。」許爭說。
 
「所以,完全都沒有滿意的地方?」他猶豫起來,沒正面沒回答我的問題,於是我換另一種方式重問一次。但,尚未開口時,他已經作了補充。
「…其實她做愛都會高潮。」
 
這讓我看見我自己,一直以來,我都是用自以為是的觀點來評斷性功能的狀況,直接陷入:『性功能障礙=不性福』的框框裡。但對許爭的太太來說也許並不是這樣。也就是,許太太會在陰莖硬起進入後,要許爭不要動,然後她自己就自顧自的摩擦陰部達到陰蒂高潮,等高潮時許爭才能開始活塞,然後就在太太希望他快點結束的情形下早早收尾(反正她已經高潮了)。
 
「老師,你知道嗎?我覺得我像是一根人體按摩棒,我正常做愛滿足不了她,就只能照著她的規矩來,我要證明我是個男人,有能力用抽插帶她迎向顛峰,不然像個工具誰受得了,是不是只要一根東西給她都可以高潮。」
 
聽到許爭內心的話語,顯示在性上是多麼的自卑,也透露出伴侶關係在性主導上佔了多麼重要的成份。我希望他們下堂課可以一起來面對。
 
下堂課時,很高興老婆願意一起來。當聽完我簡單說明許爭的情形後,許妻非常的委屈訝異。她知道許爭一直希望她可以高潮,但又怕給他太多的壓力,因此選擇用這種形式來滿足自己。她的確對許爭的性能力有微詞,但真正不滿的地方,是在其他方面。
「我想在做愛中,聽他講個兩句黃話,他說什麼也不肯,整天只顧著想插進來。」許太太說。
「我是真的不會講,妳也知道我從小到大都是資優生,真的講不大出口,也不懂怎麼講。如果不快點放進去,很快就要軟下來啦。」許爭這時又更委屈。
 
兩人一來一往,我恰巧也借此幫忙澄清了彼此的誤解。其實許爭在不用主動抽插的女上一直都有不差的表現,但是換回男上的姿勢,一心想要證明自己的能耐的許爭,馬上陷入了操作焦慮,三兩下就無法控制,而且兩人沒打算在懷第二胎,卻又沒有具體的避孕計畫,萬一不小心在體內射精那就更麻煩了,因此,在這雙重的壓力下許爭怎麼會有好表現呢?於是我建議他們先從有共識的部份開始做起,既然兩人都有意避孕,我提供了幾種避孕的方式的優缺點讓他們討論。另外在兩人性愛上我決定先從教他們「動停法」開始進行,也就是許爭放緩對性的步調,慢慢的主動抽插,先由10下開始,再來是逐步的增加上去,當有感覺時先停下再繼續。
 
最後一堂可時,他們是一同前來的。此時,太太說她已經去上環避孕了,這樣他們再也不用憂心要怎麼避孕的問題。還有,他們也聽了我的建議,試著一起看情色文章增加對性的情趣。許太太說,當看到滿臉通紅又結巴的許爭說著粗俗下流的黃色話語時,她的開心要比摩擦高潮還來得更多。愉悅,是兩人間的互動的結果,而不是單方面的性愛或高潮反應。看著許太太愉悅的笑容,許爭也靦腆的說:「我現在終於感覺到主動活塞也可以做得很好了」,最後還偷偷告訴我,「原來,拋棄面子後的我可以不再是太太的人體按摩棒嘍~」。
 
作者簡介_ 臨 ( 本中心性健康管理師 )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前 廣川醫院 性福門診  性健康管理師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
台灣第一位男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