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LGBT

兩個男人怎性福?聽聽男性健康管理師怎麼說

吉埔是一位同志,跟另一半泰山交往的第六年,兩個人都要邁入40大關,最近不知怎麼兩人在「性」方面無法滿足對方;吉埔到藥房買藥吃,也都沒有任何反應,他不好意思到醫院找醫師,害怕在醫師、護士面前坦誠自己的身份。
 
為了滿足泰山,吉埔嘗試網路上的各種方法,但一點效果也沒有,他每天都很沮喪,怕泰山提出分手。沮喪中,朋友建議他找性健康管理師幫他診斷問題,吉埔決定給自己一次機會。
 
他鼓起勇氣約診,沒想到,當天問診的是一位女健康管理師,吉埔不敢坦承自己是同志的身份,第一堂課接近尾聲時,他低著頭小聲的說:「抱歉,我是男同志。」看著眼前這位年近四十的大男孩,女健康管理師說:「我能理解,我會幫你安排男性的老師帶課。」
 
吉埔就是這麼轉給男性健康管理師。在諮詢訓練過程中,吉埔告訴性健康管理師陳建臨,他很擔心坦承性向後會不會遭遇不平的待遇,但是,性功能問題確實也帶給他很大的性挫折,但會談過程中他發現,在這裡,可以暢談自己的性問題, 即使是兩個男人間的性議題,也不會被另眼相看。
 
跟吉埔交談中,陳建臨發現,造成吉埔無法勃起的原因,是身體逐漸走下坡及社會對一個40歲男人的期待。對於社會壓力而步入異性戀婚姻關係或過著放蕩的生活等,覺得這都不是造成彼此關係破裂,他更在意的是如何面對及思考怎麼經營穩健而長期的同性關係。
 
他告訴陳建臨,他跟泰山兩山都喜歡當1號,但每次吉埔總是要當1號。上次他勃起很慢很軟,泰山請他先當0號,吉埔就非常的生氣地說:「那就說不要做了。」泰山覺得很無奈,不知道吉埔到底喜歡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讓他更興奮,無論怎麼做問他,他都說還好。
 
聽到泰山這樣說,坐在一旁的吉埔立即反駁:「我也不是都一定要當1號,是那次我硬不起來,心情很差,不自覺的就想到年紀,是不是因為年齡愈大就愈不行,但泰山卻都沒關心我到底怎麼了,一直就是急著想要做愛。」
為了避免失焦,陳建臨馬上追問吉埔怎麼看待即將中年這件事。吉埔說:「總覺得身體有心無力,每次都要很用力才可以勃起,但一下子就軟了。年輕的時候都不會這樣,我很怕泰山會因為這樣而離開我,所以我要盡可能的當1 號來滿足他。」
 
聽到吉埔這麼說,泰山眼眶紅了。來到訓練室,吉埔真的和他所說一樣,要很用力,很用力地將大腿夾緊,很用力的想讓陰莖加速充血,很用力的再增大一點,但這樣很用力的結果也只能喚起短暫的效果,而且,最慘的是很用力的勃起後卻是很容易的軟掉。
 
陳建臨教他, 慢慢來,先暫停動作,調整呼吸,學習用大腦來啟動情慾加入感官刺激。經過幾周的訓練,吉埔終於慢慢找回感覺,他說,放掉想用力勃起這件事後,情慾有明顯的進步。
 
接下來的課題就是敏銳感的開發,在面對勃起功能障礙與伴侶感情不順的情形下,先試著回頭找親密,吉埔因不知道該如何告訴泰山為什麼焦慮?為什麼會失態無法勃起,那是因為潛在存有太多的不安全感,尤其是在同志的族群中,性障礙會大部份的直接影響交往關係,這是在異性戀族群中較少被注意的(因為還有婚姻及小孩當成聯繫物)。
 
當同志陳建臨表示,依據過去的臨床經驗,面臨到性功能障礙時,他們的困難與經驗在大多數異性戀強勢的社會族群中就很少被討論著。他強調,同志的親密關係走起來比起異性戀加倍艱辛,原因是因性取向與社會主流有衝突導致的情感心理問題及社會看待同性戀的模式還是沒有相對異性戀般的正常無虞。
支持系統的缺乏、性傾向被歧視、個性不一致、外遇,以及性別角色的壓力,讓同志面臨許多挑戰。當同志在面臨到性功能障礙時,放眼望去鮮少有專業的機構願意為同志族群解決這類的問題,即使有也叫著重於身體功能上而未能著墨在心理層次上。
 
他進一步表示, 坦白說,性問題絕大多數都是心理障礙居多,生理則是被影響的。若欠缺身與心整合的性輔導課程,往往只能達到表面的作用,未能解決最深處的核心問題。
 
吉埔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的案例,他與伴侶間有勃起功能障礙的問題,因身為同志身份不知該如何就診,抄捷徑的進私下至藥局買PDE5抑制劑使用,短期效果不錯,但逐漸下降。
 
在藥效逐漸趨緩的過程中也開始與同志伴侶的情感關係和性生活相繼出現困局,後來發現自己越來越缺乏興致,並且會有意無意地逃避與伴侶的相處。在性健康管理的領域中,不僅是針對異性戀,當然也可以包括同志以及性少數的族群,只要接受課程,找出阻礙性的問題,一樣可以重享「性」福。
 
轉載:men's uno 12月號/2014第184期 
 

作者簡介_  陳建臨_ ( 本中心性健康管理師 )

性健康管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