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性福關係

老公寧願自慰也不跟我嘿咻,代表不愛我了嗎?

瑋婷的老公德成是一位外商公司的老闆,他們是經由網路搜尋找到我的。在找到我之前,兩個人已經為很久沒有做愛這件事吵得不可開交了。

他們結婚5年,有個2歲的女兒,但自從女兒出生後,德成就再也沒有做愛的性致了。每次都要瑋婷主動暗示,剛開始德成會為了不想讓瑋婷生氣而勉強做之,現在則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瑋婷氣德成老是不主動,要他趕快去看醫生。
 
其實德成一直有去泌尿科看診,但大多是要他吃藥。剛開始吃藥好像還有一些效果,但幾次之後他很掙扎,為什麼以前做愛都可以很開心而且很期待,現在卻淪為不得不做的工具,心中不禁「恨」起做愛這件事來。瑋婷當然知道德成的想法,因此也暗地哭泣,不知該如何是好。
 
當瑋婷發現德成有自慰的習慣時,整個人都炸開了:明明有性慾卻不想和我做,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已經對我失去性趣了?是不是不愛我了?是不是我不夠性感?是不是我變胖了......所有負面的觀感一股腦地全衝進瑋婷的思緒中。
 
別用「把另一半當親人」當作性慾低下的藉口
 
性慾是夫妻共同的問題。與德成單獨會談中,我發現德成一直用「把老婆視為親人」的藉口來逃避做愛。他認為日子久了性慾低下是自然的現象,根本不必太理會它,但老婆卻三十如狼,這樣的性要求讓他難以招架。而經過檢測,德成確實沒有任何陽痿或早洩的狀況,更精確的說它勃起功能一切正常,沒有生理上的功能性障礙。
 
剛開始的課程練習中,他們一直存在一個問題:瑋婷認為德成不是真心想做,而是因為老師說要做作業而做愛,兩人因此起了爭執。接著陷入一想到要做愛就焦慮,一焦慮做愛就不自然,一不自然就想要放棄的惡性循環中,最後在以內疚和責任來收尾。
 
性健康管理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打破責任和內疚的循環。要讓性生活起死回生,第一件事就是要將彼此當成親密的伴侶,分享內心的心情,用樂觀的態度來面對性慾低下的問題。利用大量的溝通,停止相互猜疑、反擊,找出誰是性慾低下的兇手並不能有效解決問題。
 
性健康管理第二個任務就是要幫助伴侶保持足夠的動力,在遇到挫折與相同問題時可以繼續撐下去,最後達到以愉悅為主的性愛滿足。經由溝通,瑋婷瞭解德成並不是不愛她,也不是覺得她不夠性感,或是以自慰來懲罰她。德成對做愛有焦慮是真的,沒有做愛性慾也是真的,這麼做並不是單純只想一個人自私的享樂而不願和她分享。
 
當德成發現到他可以自在的與老婆分享自慰的快感時,讓他覺得心裡的石頭好像放下來一樣,他不再覺得自慰是一件罪惡的事,至少不必偷偷摸摸的躲起來也是另一種心情上的解脫。瑋婷協助德成自慰是讓他有性慾的開端,而德成也感到瑋婷愛撫他是自願的,並沒有期待他一定要做什麼來回報,這讓德成更有做愛的欲望。
 
在課程的尾聲,德成了解自發性的愉悅是重要的,他們利用彼此的分享學會接納自己及對方。不做愛不是不愛老婆,自慰不代表不喜歡和老婆做愛,愛撫也不一定要用做愛來結尾,這些體悟讓他們對性有了新的認知與期待,也從性中得到了快感和性慾。
 
親密的關係、自發性的愉悅、正向的引導與良性大量的溝通是性慾低下的解藥。維持性生活持續的活躍更是需要夫妻間攜手完成的。
 

轉載:性福療程 專欄 良醫健康網-商業週刊(百大良醫)

 

作者簡介_ 童嵩珍 

 

本中心主任 _童嵩珍,臺灣第一位性健康管理師 
 

文章內容請參閱:商業週刊>良醫健康網> http://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04027&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