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性福分享: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蛋蛋的哀傷!亞洲男被黑人女友說「好細」,從此逢人就問.....

亨利是我諮詢眾多個案中,少數幾個有過許多性經驗的個案之一:他的性對象超過300個。

亨利說:「我唯一的嗜好就是搜集各個種族、不同國家的女人上床,我想再過不久,應該就可以達成了。」亨利第一次到會談時對我這麼說。

「為什麼要和這麼多的女人上床?要做這麼『偉大』的事?」我問。

「因為我的另一個哥兒們做不到,我要在這上面贏他。」

「有什麼好處?」

「就…愛比較吧,不願意輸。」

「那贏了,有比較快樂嗎?」

「也沒有,就像是完成一項艱巨的任務,當時會很開心,後來就又有新的任務了。」

「所以,你的生活就是一直在比較嗎?」

「某方面來說,應該是!」他順勢回答我。

在進行心理諮商的過程,我仿佛看見了許多的阻抗,亨利一面自我剖析,可是行為上卻不願意做任何調整…..

亨利的問題是:去年,在一次旅遊中遇見了一位黑人女性,做愛完後,這位女子仍玩弄著他那欲振乏力的陰莖,脫口而出:「so thin(好細喔)」

從此之後,亨利心裡就開始有陰影了,只要和朋友一起,他就會無意識的想看看別人的陰莖是不是比他粗,做愛時會一直問不同的女生說「會不會很細?」看A片時也開始會和男優比較他是不是比較細?

進入檢查室,他的陰莖沒有比較細。我們實際測量,長度15公分,圓周14公分,是我們進行的個案中少數幾個算大尺寸的,那亨利到底是怎麼了?

原因是,他心裡有一個結-來自一個不愉快地生長童年。亨利七歲隨父母移民溫哥華,在英文爛到不行的狀況下一直被外國人霸凌,他努力的要變好,靠交外國女朋友來學英文,之後又以能把到外國妞為榮,不斷藉由換女友來證明自己很行,不斷展現他的經濟實力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他的「好朋友」也會用Line傳圖來誘惑他去比較,例如「今天把到什麼漂亮的ㄇㄟ,你有沒有呀?」等等。

這些競爭和虛榮讓亨利變得患得患失,最後終於被一個不經意的話語擊倒,他徹底崩潰。現在連勃起都變成他很大的壓力。

今天是亨利最後一次治療,距離他第一次來求診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但話題還是了無新意的繼續繞著那個老問題:愛比較,不願意輸。

我問他:「你有認為這樣繼續下去有比較好嗎?」

「我知道原因,是我的問題......」他誠懇地看著我,似乎嘴邊又要蹦出「可是」這兩個字。我打斷他:「沒有人能夠讓你好,除非你自己願意。事實證明是你自己不願意讓它好,因此你有許多藉口。」他不再接續我說的話。

面對許多課題,包括性,都是一樣的處理態度。

第一,當我們遇見問題時,是不是可以看見,也就是有自覺地發現「這樣下去真的會比較好嗎?」,當亨利的朋友和他炫耀時,他是否可以看見。

第二,「緩下腳步」,看清楚我們是否可以忍住?像亨利這種情形,忍住不去比較,並且認清那是一個永無止境的陷阱。

第三,「脫離」,也就是要趕快走,遠離那個誘惑他的壞環境。

最後,我還是強調,他的問題真的不在「性」或「so thin」上,而是在他的心理,一直不願面對自己,「真實」才是整個諮詢訓練過程中最重要的事。

轉載:性福療程 專欄 良醫健康網-商業周刊(百大良醫)專欄作家 童嵩珍

作者簡介_ 本中心主任_童嵩珍_性健康管理師

 

文章內容請參閱:商業周刊>良醫健康網> http://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14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