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聞

網路

被忽視的愛與性:從“ 性健康管理師 ” 的課程筆記說起 - 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記者 陳榮輝

對於中國人來說,性生活的事情,一直被認為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即使在最親密的夫妻之間(包括同居)也很難開誠佈公地、事無巨細地交流自己在性生活中的感受和體驗。

 

所以當夫妻性生活上出現問題,人們往往更在意的是“治標”,如何提高或延長各種“指數”,卻將彼此最真實的感受忽略。
 

因此,性健康管理師的出現,更像是一個生活檢查師。只有從生活中去看到性問題,才能真正地去解決性問題。

 

來自A片的性教育

(以下個案文檔均來自性健康管理師 童嵩珍的課程筆記,文中名字均為化名。)

 
 
佑鈞說他有陽痿的問題4、5年了,看性教育片的時候沒問題。他說喜歡看一些有關女性弱小,男性威武的片子。一直以來他都是偷偷的看。有一次不小心被老婆發現了,老婆打罵他噁心下流,之後再也沒有辦法在老婆面前勃起了。
 
 
黃女士寫的治療回饋。“三月前我倆領了結婚證,婚前都沒經驗,婚後一直沒開始過。一要做愛我就怕,老公更怕。我怕痛,他怕傷害我,就這樣我們就採取一種相互磨蹭的方式進行性愛。”
 
 
麗華來的時候臉色很差,她說婚後一年怎樣也沒法完成夫妻生活。脫光衣服的時候,身體就不由自主緊張,總是拒絕老公。“結婚前,爸媽總要我們矜持,晚上10點以前一定要回家,和男性交往一定不能發生任何的性接觸,一旦違規會被當成壞女孩,我哪裡會知道,婚後竟會不敢過性生活呀?”
 
“性知識缺乏是很多患者出現問題的原因,這樣的比例在大陸特別高。” 2013年,童嵩珍來到了大陸,與醫院合作開辦診療所,差不多三年的時間裡,梳理治療過的3000多例性障礙的案件,這是留給她最深刻的印象。
 
今年2月的一天,30歲的吳劍帶著妻子到童嵩珍的診所進行性健康管理課程。
課程中裡不時傳出吳劍和妻子的笑聲。
 
 
個案吳劍(化名)在接受性健康管理課程的訓練。
 
“今年對我們來說很不容易,壓力很大,五年沒有孩子,父母還有其他家人總是說這個事情,沒辦法,不然我們也不好意思找童老師。”
 
吳劍一家五口人擠滿了中心,這是他們第三次求助問,家長更關心的是子女的生育問題。
 
通過會談,童嵩珍瞭解到前來求助的吳劍夫妻對性的瞭解實在太少:丈夫說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對他的器官,而妻子也從來沒有看過其他人的器官,或者瞭解過相關性知識。丈夫不提需求,他們就這樣過了三年。
 
童嵩珍用自製的性器官玩偶在和患者示範交流。
 
比起“患者”或“病人”,童嵩珍更喜歡用“個案”這個詞,性障礙在她眼中並不是病。
 
最初在神經外科及骨科護理師的工作過程中,童嵩珍遇到不少跟性沾邊的事兒,直到選擇進入臺灣人類性學研究所,通過專業學習,她開始更多地思考感情和性行為的關係:“感情上的障礙為什麼會引發性生活的問題?我會關心這些問題。”
 
2006年,童嵩珍從性學研究所畢業,成立了個人工作室Ritaland性福園。工作室開了不到半年,童嵩珍發現很多患者的問題她沒法解決。當患者涉及到性行為障礙時,單純的性教育已經無法克服,她想到了去國外溯源。隨著在美國課程的深入,她明白了國外為什麼能用自然的態度去接受性:重要的不是用什麼方法,而是在性行為中伴侶雙方的感覺。
 
 
小娟和小保是一對剛結婚的夫妻。小娟因前夫有小三而離婚,離婚後一年開始與小保交往,小娟因有前車之鑒,想找木訥又不會花心的,婚後哪知小保竟然會無法勃起。小保說,小娟是個女強人,做什麼事情都是雷厲風行,看到她仿佛是看到了小學的老師,實在沒有心思了。
 
 
黃姐沒說兩句就又開始哭了,然後又開始罵老公無能。這是她第二次來治療室了。她之前說即使脫了褲子,老公還是沒興趣。老公這次才鬆口說:“她脾氣太壞了,我實在和她過不下去,但因為孩子,我只好忍耐,最後能有的一點尊嚴,就是我不和她做愛總行吧。”
 
 
 
這是我在大陸碰到年齡最大的一對夫婦,快70歲了。爺爺說他們夫妻關係很好,結婚50多年了。一直都有性生活。爺爺說:“我多希望我們還能繼續有性生活,因為這樣生活才不至於只剩下吃飯和看電視。”
 
雖然大多數中國人都相信,婚姻與愛情應該完美地結合在一起,但來自中國人民大學性社會學研究所潘綏銘教授四次全國調查結果顯示,在21世紀裡,中國夫妻對於自己的婚姻的滿意程度,在不斷地下降。 
 
在已婚者當中,對婚姻非常滿意的人(紅線)一直在明顯地減少,已經從2000年的74%減少到2015年的60%。也就是說,真正實現婚姻美滿的夫妻,在短短15年當中就減少了14個百分點。
 
與此同時,對婚姻不滿意的夫妻(綠線)則在緩慢而持續地增加,從4.5%增加到9.9%,翻了一番還多點。雖然十分之一這個比例不算高,但是如果換算為絕對數,那麼在當今中國,至少有三千萬對夫妻不滿意自己的婚姻。
 
無助時的黑巷子
 
每到一個地方,童嵩珍第一個去的便是情趣用品店,她認為情趣用品店能夠反映當地對性的態度。
而亞洲地區多數的情趣用品店會選擇開在狹小陰暗的角落,幽深的巷子裡亮著昏黃的燈,虛掩的門上透出晦暗的光。人們進去買性用具也是偷偷摸摸。童嵩珍甚至在武漢看到,每間情趣用品店旁邊都會有一家喪葬用品店。
資料來源:阿裡健康2015性愛消費報告 澎湃新聞 張澤紅 製圖
 
在中國性學會理事會顧問馬曉年看來,性問題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了。但是,不少人並不知道如何做才能讓自己的“性”更加健康,而且受傳統觀念的影響,尤其是男士,出現健康問題往往羞於啟齒,更不願到正規醫院向專業醫生求助,而是選擇自己悄悄上藥店購藥或向民間尋求所謂的秘方。女性就更是忌諱、羞澀,很多到一定年齡的女性,基本長期處於無性狀態,或生活在無性的婚姻裡,導致生活品質大打折扣。
 
會診室,童嵩珍通過圖例與病人進行性知識方面的交流。
 
童嵩珍的訓練室內有男女性器具和測試用具,用於“個案”的物理治療。對於女性個案最常見的陰道痙攣(俗稱“性交恐懼”),性健康管理師會對個案進行安撫與幫助,嘗試型號從小到大的男性器具,讓個案逐漸脫敏、適應;對於男性個案常見的陽痿、早洩等情況,則有硬度測試儀幫助判斷障礙程度,同時,性健康管理師會借助男性器具教患者如何進行自我按摩,並給他們佈置“家庭作業”,配合課時的治療。
 
 
來自天津的吳先生說,“能不能通過飛機杯鍛煉耐力,我也想要超過20分鐘的耐力,因為男優個個超過30分鐘。”其實這都是被電影的剪輯給欺騙了。

做愛超過10 分鐘已經是正常,很多人被剪接出來的畫面給忽悠。根據世界男性醫學會2014年的研究報告指出,要使一位女性要達到高潮的時間約為7.2分鐘。
 
 
高先生是一個生活在海邊的“多金男”,許多美女穿著比基尼在身邊繞呀繞。但他就是沒勇氣和她們做進一步接觸。他說自己很喜歡健身,一直在強調他的身材很好,人也很酷。經過檢查後發現,高先生其實有生理性早洩,看到性感的女性後就會發生早洩的情況。
 
“性健康管理師是一個在國外已經存在已久的一個職業。但是在國內還是屬於一個比較邊陲化的行業。最主要是因為性治療它橫跨的領域很廣。包括心理學、社會學、醫學很多的部分都夾雜在一起。”童嵩珍說,她將自己的職業視為一種榮譽。
 
“我完全能夠理解每個人在性上不敢和人說的部分,並且可以包容任何性上會發生的糗事而不做道德上的評論。”
 
而當初準備踏入這行時,老師告誡她吃這碗飯,你一定會餓死;朋友勸她對於這個只存在於海外的陌生職業,人們會不自覺地把它跟性工作者畫上等號。童嵩珍納悶兒:這是一件幫助人的事情啊。她反倒更堅定了:“我最重要的角色就是替性健康管理師正名。”
治療的時候,一位患者緊緊握著童嵩珍的手。
 
經過2小時的課程訓練後,吳劍夫婦走出了訓練室。童嵩珍說在上課的時候,他們很緊張,都不能坦然面對對方,這一次主要是讓他們放鬆心態,對性有一個正確的認知。這次給他們佈置了家庭作業,需要回家練習。下一次上課的時候,將會進行生理干預。
 
“性是壓死駱駝最後一根稻草。”很多人認為性關係是導致夫妻之間不和最主要的因素。但是從童嵩珍多年從業的角度來看,在一般夫妻關係之下很多人已經有了各種問題了,性只是被看見的一個事實。
 
 
童嵩珍在訓練室安撫前來就診的女性。
 
“大家都會覺得它可能不是科學化,但我個人認為,其實人跟人之間是有感情的,我們不能夠把我們的性治療完全醫療化。”
 
專訪本中心 童嵩珍 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