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性福分享:陽萎 ( 勃起功能障礙 )

潔癖、精神焦慮、害怕做愛!你聽過「愛滋病恐懼症」嗎?

小朱,29 歲,身高 180,體重 70 公斤,高富帥的外形完全是女性心目中的型男表率,得體的穿著從第一眼望見整燙合宜的粉紅色襯衫中體現無疑。一進會談室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最擔心的就是訓練後無法檢驗,目前沒女友,未來也不知道敢不敢再認識,因為我有恐愛症!」
 
所謂的恐愛症就是愛滋病恐懼症(獲得性免疫功能缺陷綜合恐懼症)的簡稱,是一種對愛滋病的強烈恐懼,屬身心科的領域,常伴隨焦慮、抑鬱、強迫、疑心病等多種心理症狀和行為異常的心理障礙,懷疑自己已經感染了愛滋病毒,或非常害怕感染愛滋病,潔癖是其表現出最明顯的強迫症狀。
 
既然恐愛症是一個心理症狀,那和「性治療」到底有什麼關係?
 
原來小朱因為擔心與真人進行性愛時會被傳染,因此性欲來時只能自己擼,時間久了需要的刺激就會不自主地增加,不單是陰莖表面神經變遲鈍,連大腦的心理刺激也明顯需要增加,最後就是出現現在的狀況….勃起問題。
 
這狀況應該要從朱先生從大學時糜爛的生活開始說起。他說,我上大學時對性非常著迷,幾乎每天都去夜店,隔沒幾天就去玩,要不就是一夜情,要不就是找性工作者,六年來差不多有和500-600個女性發生過性關係!那時只覺得每天都很有趣,每天都很刺激,一點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因為成績優異,加上是學校的風雲人物,研究所畢業前廠商來學校招聘,想當然爾,我立刻就在群體中脫穎而出得到進一步面試的機會,但在面試前廠商竟然要求必須先通過「健康檢查」,並且在通知書上明訂『若有以下疾病不得錄取….』而「性病」這個欄目不小心深植入我的眼,因此我才恍然開始認真的去檢查我的性(病),到底有沒有問題?能不能錄取?如果因此而失去這個工作機會,我想我可能會終身遺憾,甚至家族遺憾,爸媽傷心,可以說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加思索的會如此認為。
 
當我開始意識到性病的可怕時就已經停不下手了。益發想了解,益發不可收拾,在繼續探求答案並往上蔓延時,我覺得我極可能會是愛滋(AIDS)的患者,愈想愈恐怖,於是每星期都去做愛滋篩查,直到確定自己六個月的空窗中沒有一次呈現陽性才放心。但至此之後,身體只要一出現莫名的紅疹或感冒就覺得自己會不會是沒檢查出來的愛滋,最後造成的免疫力下降的後果,嚴重時連上廁所不敢用坐的,去旅館也不敢使用公用毛巾,甚至與人接觸我都恨不得趕快洗手消毒。
 
在性上,問題就更大了,從此之後我不敢和任何女性有性接觸,直到現在七年了。雖然網路發達、資訊豐富,也理智上知道愛滋只要保險做足,不要有不安全的性行為是不會經體液傳染的,但難免還是很恐懼。直到最近的一次,約三年前,曾經有過短暫和一名漂亮的女生邂逅,也在精蟲灌腦的狀況下發生了性行為,但回家後超級後悔,連續再做六個月的愛滋篩查,最後還是無法免除心中對它的恐懼
 
其實,恐懼是我們餵出來的。所有的意念都是自己的想像。如果我們一直要用我們的方式餵養我們的「恐懼」,那只會更恐懼,事實上是真的沒有什麼好處。最後我勸朱先生,是不是可以換一種方式對待自己的聯結?停止餵養對愛滋的恐懼?
 
依例,我想先來分析下朱先生的恐愛症事件。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恐愛者不僅僅是對愛滋病的「臨床表現」和「傳播途徑」有錯誤理解外,與其本身性格也有密切的關係,尤其和「焦慮」最具相關。恐愛症者發生的族群與其是否有過高度密切的性行為沒有直接的相關性,因為恐懼完全是出自於自己的主觀的想像和聯想所產生的,在心理學上有以下幾種表現方式:
 
1.精神壓抑,沉默寡言,恐懼焦慮,常常無法自我解脫
 
常常談及其疑似症狀時則表現痛不欲生,有失眠、心悸、冒冷汗、頭昏等症狀,甚至有可能會認為死亡即將到來,對不起所有的人。
 
2.嚴重化病情
 
患者會公開或私下主張自己是疑似或確診為愛滋病帶原者,罪惡心理嚴重,常會動員各種方式進行性病篩查。
 
3.固執己見
 
雖已證實無患愛滋,但仍不死心,仍多方求醫,要求保證及再次檢驗。
回顧整個求診的過程,或許一開始對小朱的勃起功能障礙治療是偏離了主題,但卻因為這樣的心理治療讓小朱慢慢對自己的現狀有更進一步的探索。請別小看這些對性焦慮或性病的詢問,裡面包含許多隱藏的聯結。從朱先生擔心與真人交往會得愛滋,到他不斷以自慰的方式將精液發洩出來,過程中因擼管(自慰)的力道太大,接受A片對大腦的刺激太強烈,最後導致勃起出現狀況,甚至是一勃起接著就射精,最慘的是現在,連發生性行為都困難。如果不把這個恐愛滋的結打開,他怎麼面對再不久即將滿 30 的「娶妻生子」的大未來呢?
 
最後一堂課時他的恐愛狀況有較為轉好,原因是他慢慢認真去體會及學習新的方法來對抗無法預知的未來。他告訴我,他覺得在我們這裡學習最有心得的是要他做「慢下來」這件事。慢下來不只是在行動上慢下來,連心理上的焦慮也要慢下來。經由「慢」而緩和許多,不管是追根究底的尋找「愛滋」的源頭或是擔心自己「陽痿」而從此失去做男人的尊嚴,從性治療中學得「停下來、慢下來」,給自己多一點時間準備,不但是勃起問題改善了,連恐愛滋也慢慢沒有那麼焦慮了。

作者簡介_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童嵩珍 主任 (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 

同步刊登:臉紅紅 > 談性說愛好自在 https://lianhonghong.com/u/sungful/posts/jie-pi-jing-shen-jiao-lu-hai-pa-zuo-ai-ni-ting-guo-ai-zi-bing-kong-ju-zheng-ma